-

楊佳麗看到朦朧的燈光,嘴角滿意的說道:“不錯,等再靠近一點,你會看清他的模樣,感受到他的強大氣勢,你會害怕。”

葉凡看了看手裡的煙,已經被風抽完,把菸蒂丟下大海,說道:

“一個黑人而已,要不是他那一口白牙,我都看不見他。”

楊佳麗有些驚愕,努力看去,實現依舊很朦朧,說道:

“你能看清他長什麼樣?”

葉凡緩緩說道:“五十歲左右的模樣,渾身黑黑的,正宗的黑人。我從他的眼神裡看到了對美色的貪婪,想要巴結這種人想必你是滿足了他的**。”

“哼,不用你管!”楊佳麗冷哼一聲。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他樣子是五十多歲的模樣,但我猜測他真實年齡應該有七八十了吧,你這胃口還真重,李少知道你曾經跟一個七八十歲的老黑睡過嗎?”

遊輪進入公海!

在茫茫大海中,巨大的遊輪成為唯一的光明,卻又顯得那麼渺小,周圍的浪濤聲逐漸變大。

坐在裡麵的胖道士眉宇間微微一皺,眼眸睜大,看向甲板的方向,說道:

“有危機!”

魏英和洛師叔頓時警惕,看向甲板的方向,門是關著的,他們並不能看到外麵。

“我去看看!”魏英快步從二樓下去,穿過人群。

推開門。

來到甲板,看到遊輪麵前有一艘快艇,上麵站著一個充滿殺氣的黑人,渾身肌肉膨脹。

眼眸冰冷的盯著甲板上的葉凡。

“國外武者?”頓時心神一凝,有些詫異。

快速回去。

“師叔,是國外武者,似乎是為遊輪上的某個人而來,來勢洶洶,不會是葉凡找來的人吧?”

洛師叔站起來,緩緩說道:

“看來葉凡也知道我們是來對付他,既然是請來武者,那他應該已經知道我們的身份,馬上讓鄭少驅散人群。”

魏英看向下麵,無數俊男靚女在跳舞、時不時傳來歡快的笑聲,沉浸在聚會的喜悅中。

快步走下去,讓鄭延衡驅散人群。

鄭延衡馬上找陶誌毅,讓他告知眾人。

“各位,由於某些原因,我們必須要離開遊輪,我已經給各位備好快艇,並且在這裡前往左邊五十海裡的地方有一艘船等著你們。”

這話一出。

在場眾人一片嘩然。

紛紛表示抗議和不滿。

“陶少,這是為何啊?我們在這兒好好的,讓我們坐快艇離開,這裡可是公海,海浪巨大,快艇能走嗎?”

“陶少,你開玩笑的吧?把我們帶來公海,然後讓我們自己離開!”

“這大晚上的。外麵是茫茫大海,你讓我們離開……”

……

所有人都反對,包括楚明月等人在內。

他們在這裡那麼開心。

而且這裡距離海岸不知多少海裡,外麵茫茫大海,大浪洶湧,快艇也撐不住,會麵臨極大的危險。

就在他們不斷抗議時!

轟……

一聲巨響轟然傳來,彷彿金屬的沉重撞擊。

整艘巨大的遊輪在劇烈晃動,桌上的紅酒、果盤等等都掉地上,還有不少人站不穩,倒在地上。

聲音是從甲板那邊傳來的。

好奇的人爬起來,推開那邊的門,巨大的海風吹進來。

“有一個黑人……一個黑人在甲板上!”

“還有葉凡和楊佳麗……”

“好可怕的殺氣,那個黑人看起來好凶啊,趕緊走!”

……

一下子眾人就慌了。

三位道士逆流人群,走向甲板的方向。

巨大的海風不斷狂吹,洶湧的海浪在海麵上激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