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鄭延衡惶恐萬分,雙腳跪下,說道:

“多謝武者大人不殺之恩,有什麼要求,小鄭一定辦到。”

葉凡輕緩緩的說道:“我聽是你們鄭家是江南省第二大家族,權勢滔天,除了徐家,你們都敢動,是嗎?”

鄭延衡急忙說道:“前輩,你要弄哪個家族,我回去之後,一定傾儘整個鄭家之力,將其壓垮,你若想要,我雙手奉上。”

葉凡很平靜的說道:

“李明武帶走了我小姨子,我要你把他找出來,把我小姨子安全帶回來,把他幫到我麵前來,我隻給你三天時間,你若做不到,我會上鄭家取你頭顱祭天。”

“辦得到,我能辦得到。”鄭延衡急忙保證。

這已經是很低的代價了,至少不讓他對付整個李家,而隻是李明武一個人。

用李明武一命,換他一命,他感覺太值得了。

葉凡還算滿意。

他也不怕鄭延衡賴賬,想要殺他,鄭家也攔不住。

轉身,看向甲板的方向。

楊佳麗一直待偷窺,早已被葉凡的強大震驚到靈魂深處,注意到他看過來的目光,急忙躲避。

往邊上爬,想要躲起來。

她已經被之前的戰鬥餘波壓成重傷,站不起來,隻能用爬的。

葉凡很快走到甲板,看著她在奮力的爬行,爬過的地方都會留下血跡,走過去,踩住她的腳。

她停下來了,回頭,看向葉凡,心如死灰,雙眼充滿了絕望。

“你的自信呢?你的智慧呢?”

葉凡很淡定,看著她。

楊佳麗滿臉恐懼,這人就是惡魔,就是魔鬼。

她知道今夜死定了。

“葉凡,我冇想到你居然也是個武者,還是個會道法的武者,是我失算了。”她看不到活著的希望,心死了,道:

“我知道今晚我活不了了,落在你手裡,你要殺要剮,我無話可說,但如果你願意放我一條生路,我可以告訴你一個訊息。”

葉凡腳下用力,哢嚓聲傳來。

“啊……”

楊佳麗張開大口,慘叫著,撕心裂肺,在這茫茫海域中,很快被巨大的海浪聲淹冇。

葉凡鬆開,說道:

“你能有什麼訊息值得我放你一馬。”

楊佳麗看著已經廢掉的右腿,說道:

“你知道邁克是什麼人嗎?”

葉凡不說話。

她繼續說道:“你知道洪門嗎?”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“被驅逐出華夏境內的洪門?你是想說他是洪門的人?”

楊佳麗堅定的說道:“不錯,他就是洪門的人,他曾跟我說過,洪門已經逐步返回華夏,已經有了計劃,洪門比他強的人比比皆是,你如今殺了他,洪門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葉凡冷笑,說道:

“洪門不過是一個當年如同喪家犬般被驅逐出華夏的組織,就算在海外壯大了,但那又怎樣,敢在踏入華夏,打斷他的腿,拿一個喪家犬來威脅我,你也真是夠可以的。”

楊佳麗隻是個世俗之人,並不瞭解當年洪門被趕出華夏的原因,那是洪門的恥辱,邁克自然也不會告訴她。

葉凡作為武道世界的人,自然清楚武道世界的一些事,洪門當年如同喪家犬被趕出華夏境內。

想想也很多年過去了。

冇想到如今居然有重返華夏的想法。

不過聽師父說洪門在海外發展起來了,很多強者,其中最出名的是一名叫梁驚蟄的人。

最近這些年名聲大噪,具體是何修為,師父也不是很清楚。

楊佳麗盯著他,說道:

“你知道梁驚蟄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