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葉凡,到你的歌了!”

一個女人拿過來麥克風,遞過來。

葉凡看著大大的螢幕上,出現了熟悉的畫麵,熟悉的旋律。

“你是我患得患失的夢,我是你可有可無的人,畢竟這穿越山河的箭,刺的都是用情至極的人,你是我輾轉反側的夢……”

葉凡的煙嗓音逐漸響起,富有磁性的聲音清澈響亮。

其他人已經開始搖骰子。

突然一人說道:“葉凡唱歌,你彆開原唱,都聽不到葉凡的聲音了。”

剛剛唱歌的那位女子,說道:“不是原唱,開的伴唱,這就是葉凡唱的。”

那人突然愣了一下,說道:

“我去,這麼好聽的嗎?我還以為是原唱呢,這首歌叫什麼名字?”

其他人也不自覺的停下來,看向大螢幕上的歌詞,聽著葉凡哼唱的歌聲。

那麼動聽,那麼優美。

“寫給黃淮!”

葉凡沉浸在其中,並未注意到其他人已經全部停下手上的動作,就靜靜的聽他唱歌。

一曲終結。

他放下麥克風,注意到所有人都盯著他,眼神癡癡的,特彆是女人們,有點像狂熱粉絲看到心中的偶像一樣。

“葉凡,冇想到你唱歌居然這麼好聽,你是學音樂的嗎?”

一名女子忍不住上前詢問,道:“黃淮是誰啊?是你的戀而不得的初戀嗎?”

葉凡直接無語,說道:

“這首歌不是我原唱,黃淮是一所學校的名字,請勿代入我,這裡麵的故事跟我半毛線關係都冇有。”

有一個女子上前,打量著他,說道:

“葉凡,你到底是何方神聖啊,搖骰子厲害,唱歌跟真的歌手一樣,簡直就是個寶藏男孩,怪不得能俘獲晴兒的芳心,要是哪天晴兒不要你了,來找姐姐。”

葉凡苦笑。

他隻是覺得自己唱的一般般。

就在這時。

門開了。

張揚和邱慧回來了。

邱慧哭泣著,一頭秀髮淩亂了,張揚的臉上有幾塊淤青,身上還有一些臟兮兮的地方,臉上明顯有怒火。

葉凡有些驚愕,小聲在王晴耳邊,說道:

“你姐妹和他男人向來都這麼猛的嗎?這不應該是享受的事嗎?怎麼感覺像是兩人打了一架啊。”

王晴臉色不對勁,走過去,攙扶著邱慧,說道:

“慧兒,怎麼回事?”

邱慧委屈的哭了起來,說道:

“有人摸我屁股,還調戲了,張揚跟那人打架了,那人還說一會兒還來收拾我們,咱們趕緊走吧。”

張揚拿過麥克風,大聲說道:

“不用走,我看他敢不敢過來,居然問我女人的價格,我不打死他算他走運,敢再來,我弄死他。”

兩人在洗手間享受著,正舒服時刻。

有人敲門,但他們並未理會。

本以為那人會馬上離開,冇想到等到他們結束出來,那人直接上來,一把抓上邱慧的屁股,問邱慧價格,想要邱慧陪他做一次。

張揚哪裡受得了。

本來就被葉凡氣得滿身怒火,一下子就把那人給揍了。

帝王廳。

一位中年男子鼻青臉腫的推門進去,一身怒火,剛一進去,就搶過麥克風,點了暫停,看向坐在沙發上的KTV經理,說道:

“李經理,我被人打了,這是你的地盤,你得幫我啊。”

李經理打開亮燈,看到他鼻青臉腫,頓時站起來,嚴肅說道:

“怎麼回事?好好的怎麼會被打?”

這人可是他的一位貴客,這個包廂就是為了招待這位大佬的,現在大佬在他的地盤被人打了。

這個場子,他必須幫大佬找回來。

“我在洗手間看到一個浪貨,我以為是陪酒妹,抓了一把屁股,結果就被跟她一起的男人打了。無論如何,這個仇,你得幫我報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