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醫院恐怕早已在陶家的監視中,葉醫生一旦出現,定然會被髮現。”

婦人著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,說道:

“那怎麼辦?”

葉凡思索一會兒,說道:

“一共有多少人?”

“五個!”

“你把五個人安排到四個醫院,其中一個帶回來,我先看看。”

“好,我馬上去辦。”

婦人離開了。

金玉桃也不能現身,很是著急。

葉凡拿起茶杯,抿一口,說道:

“這陶家還真不能小覷,依我看,他已經控製了第二醫院的醫生,像邱慧這些人都已經成為他們的合作者,看來還真是不簡單。”

良久之後。

是金家家主被送回到家中。

葉凡進行診斷,鬆了口氣,說道:

“大家不用擔心,病人冇有生命危險,隻是出於深度昏迷狀態,我可以馬上救醒他。”

眾人鬆了一口氣。

看著葉凡施針,靜靜等候。

病人隻是被下藥昏迷,冇有造成其他傷害。

陶家需要的隻是金家企業的混亂,以他們的手段,隻要金家核心高層躺好,他們就可以瓦解金家資產。

所以不需要鬨出人命。

葉凡施針救人。

冇一會兒,金榮光醒了。

“呼……”

金榮光大口呼吸,有種窒息的感覺。

頓時怒火中燒,嘴裡大罵道:

“媽了個巴子,陶錦森那個混蛋……我要弄死他。”

“金家主,你不能出門,你現在是昏迷的人。”葉凡趕緊攔住他,目光看向金玉桃,讓她來解釋。

金玉桃趕緊把她們的猜想告訴爸爸。

金榮光頓時愣住了,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葉醫生,謝謝,你又救了我一命。”

“我剛剛差點壞了你的計劃,抱歉,這麼說的話,我也不能參加李家的生辰宴了,隻能在家裡帶著,什麼都不能做,唉!”

從金家主的情況來判斷,其他人也是昏迷而已,不會有生命危險。

時間流逝。

終於到了李家生辰宴的日子。

此刻的李家來了很多人,人群熙熙囔囔,三流家族都來了,還有金陵、隴昌、千寧等市的首富也都有機會參與。

李家旗下的一個莊園被佈置的很溫馨,很高階,迎接八方來客。

李家人作為接待。

“梁經理,生日快樂,小小心意,不成敬意。”

梁秀華是個端莊雍華的女子,穿著漂亮的禮服,迎接八方來客,接受每個人的祝福。

不過心裡總是有點心事。

看向旁邊的老公李伯鬆,道:

“老公,明武到底在乾什麼?電話打不通,微信不回,整個人跟失蹤了一樣,這孩子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。”

李伯鬆目光掃視在場眾人,說道:

“我也奇怪,不過我聽說他和金陵楊家的千金走得很近,我去問問楊金福。”

尋找到人群中的楊金福,快步走過去。

他還未開口,楊金福就已經提前詢問,道:

“李總,祝賀,祝賀,我想跟你打聽個事。”

“你說!”

“我女兒三天前跟你兒子李明武去參加了一個什麼活動,後來就一直聯絡不上,不知你兒子在哪裡,我想找他問問。”

李伯鬆愣住了,說道:“你女兒聯絡不上?我兒子也聯絡不上。”

楊金福也愣住了,說道:

“李總,不能吧,根據我打探的訊息,你兒子跟參加活動的人回來了呀,怎麼會聯絡不上呢。那些人說我女兒冇有上船。”

李伯鬆歎了口氣,說道:“我也覺得奇怪,我問了,大家都說他回來了,而且當時劫持楚明月,現在找不到人,楚明月也不見蹤影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