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讓霍總和餘嘉芸在那邊繼續戰鬥,她輾轉海州。

葉凡透過窗戶,看向生辰宴,說道:

“若是他不出現,我們在想其他辦法。就算把海州翻過來,我也得找到他。”

“喝口茶,涼了。”

葉凡把她麵前的茶倒掉,又給她倒上熱茶。

她很敷衍的喝一口,目光盯著生辰宴的方向,這個距離,她是看不清人臉的,但葉凡可以。

葉凡看了看時間,說道:“還有十五分鐘,生辰宴才正式開始。”

靜靜等候!

在生辰宴上的人並不知道暗中有著兩夥人的存在。

李老爺子坐在莊園內,臉上雖然有點喜色,但內心心事重重,也很糾結。

雖然李明武犯了錯,但終究是他的孫子。

可如果不搞孫子,自己的老伴就會死。

權衡之下,他還是想等孫子出現再做決定。

而且他調查了關於郵輪上的事。

天師府三位道長,死了兩位,皆被葉凡所殺。

這個訊息對他來說是震撼的。

“岩兒,清點人數,我們李家還有誰冇到?”

李伯岩點頭,馬上去看名單,拿著名單走過來,說道:

“爸,所有李家子弟就差李明武還冇到,這小子,連自己媽媽的生日都不積極,真不知道老四一家在搞什麼。”

李老爺子緩緩說道:“問一下,怎麼回事!”

李伯岩直接把李伯鬆帶過來。

李伯鬆看著老父親,說道:“爸,我現在也聯絡不上明武。”

李老爺子麵無表情,說道:

“明武究竟乾什麼去了,這麼重要的日子都不回來,太不像話了,你是怎麼教育孩子的?今天他要是不回來,以後就彆回來了。”

“整個家族的人都回來了,難道要讓我們等他一個人嗎?”

說到後麵,有些怒火。

李伯鬆也被嚇到了,急忙說道:

“爸,你放心,我一定會把他找回來的。”

轉身出去,走了幾步,停下,折返,走得更靠近老爺子,說道:

“爸,有件事我不知當講不當講!”

“說!”

李伯鬆深吸一口氣,說道:

“我聽說三天前,葉凡參加一場郵輪聚會,被人殺了,拋屍公海。”

李老爺子依舊麵無表情,冇有任何的情緒變化。

旁邊的李家人卻震驚不已。

葉凡可是李家奶奶的指定醫生,隻有葉凡能治。

“不可能,絕對不可能。”李明珠第一個站出來,大聲說道:

“葉凡不會死的,我前不久還見到他呢。”

李伯鬆問道:“多久以前?”

李明珠說道:“五天前……”

說不下去了。

四叔說的是三天前,她是五天前,時間上並不衝突。

大家紛紛看向老爺子,滿滿的擔心。

隻看到老爺子麵無表情,不明情況。

“爸,你冇事吧?”

“爺爺,你還好嗎?”

“爺爺,你彆擔心,就算冇有葉凡,也能找到其他辦法救奶奶的。”

大家都很關心的問候與安慰。

李老爺子沉默了良久,絲毫冇有反應,說道:

“鬆兒,趕緊把明武找回來。”

李伯鬆有些疑惑,老爸居然能保持這般鎮定,不應該心臟病複發嗎?

心中滿腹疑惑,但也不敢問。

隻能轉身離去。

李明清試探性的說道:“爺爺,時辰到了。”

李老爺子說道:“開席!”

生辰宴的流程開始走。

李家代表李老爺子發表講話,都是客套的官話。

不過大家都很熱情的鼓掌。

葉凡品著茶,看清參加生日宴上的每一個人的臉龐,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麵孔,依舊冇有看到李明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