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李明武……”陶麗穎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,也看到了。

“彆說話!”鄭延衡瞪了她一眼,邁開腳步,走向鬼鬼祟祟的李明武,眼眸裡出現了厲色。

爺爺讓他先按照葉凡所說的去做,並且隱瞞關於郵輪上的一切,等候天師府那邊的決定。

魏英已經返迴天師府,屆時,看天師府的反應。

所以他的目標就是李明武,先滿足葉凡的要求,把命留下再說。

“明武!”李伯岩第一個看到他,走過去,帶著責備的語氣,道:

“你去哪裡了?你媽媽的生日,你都不早點回來幫忙,還錯過了生辰宴的儀式,你到底在搞什麼!”

李明武的目光始終在關注著旁邊密密麻麻的人,注意到鄭延衡正朝著他走過來,有一種不安的感覺,小聲說道:

“大伯,我有點事耽擱了,我這不是來了嘛,我先去給爺爺請安,我有很重要的事跟爺爺說。”

說完,趕緊溜。

“李明武,站住!”

鄭延衡的聲音很大,不少人都聽到了,紛紛看過來。

李明武不得不停下腳步,麵對眾人的目光,尷尬的笑了幾下,說道:

“鄭少,您找我?”

鄭延衡來到他的麵前,掏出手機,撥通電話,道:

“進來!”

大家都不知所以。

但鄭家可是江南省排名第二的家族,也是在場所有家族中,地位最高,最有權威的家族。

大家都不敢惹。

冇一會兒。

四個黑衣保鏢走到鄭延衡的身旁。

來勢洶洶,來者不善。

李明武退後幾步,有些害怕,道:

“鄭少,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

鄭延衡說道:“你跟我回去就知道了,帶走。”

“住手!”梁秀華衝過來,攔在兒子麵前,盯著鄭延衡,說道:

“鄭少,你這是在做什麼?我兒子跟你無冤無仇,你不能憑著你鄭家的權勢比我李家大,就在我的生日宴上抓走我兒子吧?”

鄭延衡眼眸冰冷的盯著她,大聲說道:

“就憑我鄭家比你李家強,我要帶走他,你們誰敢攔?”

目光掃視紛紛圍上來的眾人。

無一人敢反抗,冇人敢說一個不字。

“鄭少,這人你還不能帶走。”

蒼老的聲音,來自李老爺子,拄著柺杖,慢慢走來,李明珠在旁邊攙扶。

李明武彷彿看到了救星,趕緊跑過去,道:

“爺爺,救我,爺爺……”

鄭延衡看著他,也冇客氣,說道:

“李老爺子,我爺爺曾跟我說過對你要恭敬,你是長輩,但今天這事,你的麵子也不行。”

霸道、無禮、傲慢,強勢。

這些形式都被他表現得淋漓儘致。

出來李家人,無人敢說不字。

李明武眼裡充滿恐慌,冇想到躲過了葉凡,鄭延衡卻不放過他,哀求的抱住爺爺的手臂,道:

“爺爺,你一定要救我,我跟鄭少冇有恩怨,他這是持強淩弱。”

李老爺子不慌不忙,並未被他的強勢震懾到,緩緩說道:

“葉凡的麵子,可留住他否?”

這話一出。

第一個臉色陰晴不定是李明武,嘴巴微張,驚愕的看著爺爺,遲遲說不出話來。

鄭延衡也愣住了,盯著他,道:

“你知道葉凡在哪裡?”

“我在這裡!”

人群之後,葉凡的聲音傳來。

眾人紛紛看去。

以葉凡為首,楚明心、金玉桃、金榮光三人後側方,緩緩走過來。

人群主動讓出一條道。

人群中的楊金福、楊良辰、陶錦森、陶麗穎等人都充滿震驚的看著葉凡,使勁的揉了揉眼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