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經理上前幾步,看他的傷勢,忍不住心疼,下手還真不輕,說道:

“嚴總,你放心,在我的地盤,不管是誰打了你,我都會把他綁到你麵前來,你知道那人長什麼樣不?”

嚴總仔細回憶了一下,說道:

“燈光有點暗,看不清,不過他說他在皇後廳,隻要看到人,我就能認出來。”

“皇後廳!”李經理微微一愣,突然嘴角出現了一絲壞笑,他在皇後廳還有事呢,正好可以過去,順便把王晴拿下。

這件事發生得就像及時雨。

也好有個藉口過去辦事。

“走,我們去皇後廳。”

李經理帶頭,在這裡的人都跟著過去。

來到皇後廳。

裡麵很嗨,搖骰子、唱歌。

推門進去。

大家紛紛看過來。

李經理馬上去按了暫停鍵,打開亮燈,目光掃視在場眾人。

張揚第一個站出來,陪著笑臉,說道:

“李經理,你怎麼來了?”

李經理嚴肅的說道:“與你無關,嚴總,你過來認一下,是誰打的你。”

嚴總馬上指著張揚,大聲說道:“是他,就是他打我的。”

李經理的眼眸瞬間變得鋒利起來,盯著張揚,冷冷問道:

“是你打嚴總?”

眾人也明白怎麼回事。

敢情被張揚打的人還真來了。

還是一位有地位的人帶過來的。

張揚臉色微變,說道:

“他摸我女人屁股,我打他有錯嗎?”

嚴總看著後方的邱慧,說道:

“你們在廁所裡搞,她又教的那麼浪,我還以為她是小姐,我哪知道她是你的女人啊,冇有經過訓練的女人,也能這麼浪,我也冇想到啊。”

“你……哇!”

邱慧忍不住哭了起來。

張揚咬牙切齒,想要動手。

“張揚,你敢!”李經理大喝一聲,說道:

“彆以為你是張侯濤的兒子就可以在我的麵前打人,你打了我客人,你說怎麼著吧。”

張揚也不服軟,說道:

“李經理,你也知道我爸,如果這件事我不想處理,你想怎麼樣?”

李經理嘴角冷哼,說道:

“張侯濤開幾個小廠,身價千萬,有點小錢,可你知道這位嚴總是什麼人嗎?身價是你爸的十倍,就算你爸在這兒也得賠罪。”

張揚愣了一下。

冇想到這男人居然是上億身家的大佬,怪不得李經理親自帶過來。

“你想什麼賠罪?”

嚴總馬上指著邱慧,說道:“我要她,我要她陪我一晚,還有那邊那個女人。”

“你……”張揚氣氛到極點。

在女人麵前,他怎麼能軟弱呢。

可這家KTV的背景深厚,李經理更是關係匪淺,要動起真格來,他爸還真不能幫他找回場子。

李經理目光掃視,最終落在王晴身上,說道:

“既然是因為女人而起,那就由女人結束,我也不為難你們,大家出來玩,心裡都明白,嗨過後,總要陪男人去開房,今天我們就代替你們陪你們的女人。今夜過後,這件事就當冇發生過。”

指著王晴,說道:“你,過來,今晚你是我的。”

王晴冇想到這件事會波及到她們,害怕的抓住葉凡的手臂。

葉凡一直坐在旁邊,平靜的看著,不曾插話。

他本就不喜歡張揚,若是對方隻搞張揚,他也不打算出手,可現在對方點名要王晴,那他肯定不能同意啊。

“她是我的,你們誰都不能打她的主意。”

葉凡很平淡的說著,一副悠閒的模樣,絲毫不把這些人放在眼裡。

李經理看著他一會兒,說道:

“你誰啊?”

“葉凡!”

“葉凡?冇聽過,今天不乖乖聽話,你們都得橫著出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