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老爺子冷哼一聲,說道:

“李家上下,誰不知道葉凡能救我老伴的命,也隻有葉凡能救,當初還是明武親自把葉凡求回來的,他最清楚不過。”

“可他做了什麼?要殺葉凡,葉凡死了,誰來救我老婆?他這是要殺自己的奶奶,孫子殺奶奶,這是什麼?大逆不道、狼心狗肺。”

老爺子說著,渾身顫抖,頻頻捂著胸口,心臟病在複發的邊緣不斷徘徊,他要強忍。

這是能夠預料到的畫麵,還不足以觸發心臟病。

梁秀華似乎被懟得無話可說,求助的目光看向老公,大聲說道:

“你爸要殺你兒子,你就不說點什麼嗎?”

這時!

李伯岩走向兒子李明輝身邊,直接將他拉過來。

李明輝還在震驚中,冇想到這件事居然是爺爺在佈局,完全出乎他的意料。

“這怎麼可能?爺爺在算計明武?”李明輝難以相信,被自己的爸爸拉著走。

李伯岩若有所思,並未說話,他要保住自己的兒子,不能讓他做傻事。

李伯鬆走上前,看著父親和葉凡,說道:

“爸,關於這件事,明武確實做錯了,但他還小,不懂事,再說了,他可是您的血脈,你就放饒他一回吧。”

李老爺子冷哼一聲,說道:

“伯鬆,你不用在這求情,你們父子兩平日裡在想什麼,難道我還不知道嗎?我能讓你們繼續留在李家已經是最大的恩賜了,我不知道這件事你知不知情,你若敢再說半句,我將你逐出李家族譜。”

“爸……”李伯鬆頓時被嚇到了。

逐出族譜,那就徹底和李家冇有關係,以後想要另立門戶,基本不可能。

“老爺子,你好狠的心,連自己的孫子的死活都不顧,卻要幫一個外人。”梁秀華已經顧不上形象,指著老爺子破口大罵,道:

“我當初怎麼就瞎了眼,嫁入你們這李家,虎毒不食子,你卻比老虎還要毒,你還有冇有良心呐!”

老爺子冷哼,並未說話。

李家其他人也不敢說話。

李伯鬆似乎想到了什麼,說道:

“你們不能殺我兒子,你們不能。”

目光看向鄭延衡,說道:

“鄭少,你不是要把我兒子帶走嗎?你趕緊帶走吧。”

梁秀華似乎也想到了什麼,有些激動起來,說道:

“老頭子,你想不到吧,你是李家的主人,但你強不過鄭家,葉凡,你以為有老頭子給你撐腰,你就可以在我李家的地盤無法無天嗎?”

“這事,鄭少要管,我兒子是鄭少要的人,你敢動嗎?鄭家可是江南省排名第二的大家族,連李家也不敢動分毫。”

突然的轉機。

梁秀華夫婦心中大喜,李家的人心中也有點暗喜。

如果鄭少把人帶走,那也算是個不錯的結局。

“可以,鄭少要的人,量他葉凡也不敢動。”李明輝開心的說道。

“閉嘴,小心禍從口出。”李伯岩瞪了他一眼。

葉凡笑了笑,轉身,看向鄭延衡,淡淡說道:

“鄭少,你敢管我的事嗎?”

一下子大家都有些唏噓。

敢這麼跟鄭少說話?

這人是嫌自己活得夠長了嗎?

在眾人期待和些許開心的目光下。

鄭延衡低頭,恭敬的說道:

“不敢。我要帶走李明武,就是為了送到葉醫生麵前。”

說著,走向李明武,抓起他的一隻手,直接拖過來,丟在葉凡麵前,恭敬說道:

“葉醫生,李明武,我已送到,交由您處置。在場何人若敢有異議,那就是和我鄭延衡作對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