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們並不知道葉凡和鄭延衡是如何達成協議的,以為真的搭上了鄭家的線。

不過將錯就錯,笑著看向兩位,說動:

“電商一直以來都是現在年輕人購物的重要渠道之一,我們公司最近也在尋求這方麵的合作。”

“另外,我們也確實在擴建,需要一些地皮建設工廠,我們都有合作的機會。”

又一個人走過來,說道:

“楚總,我聽說你們在濱江省拿下很大的市場,我們一直想要南下,但被濱江省謝家阻攔,我有個想法,我幫你入海州,你助我入濱江,如何?”

楚明心笑了笑,說道:“互幫互助,合作共贏,我當然是歡迎了,不過我以後主攻海州,濱江那邊我已經交給公司的其他人,我到時候給你引薦一下。”

又有人過來……

這些合作,算是意外的收穫。

兩邊不停的傳來慘叫聲中,他們的合作就談成了不少。

鄭延衡開心的走向葉凡那邊,看到楊家的人都被打成豬頭,四肢儘斷,生不如死,慘叫不絕於耳。

“葉醫生,李明武已經招了,他願意帶我去找您的小姨子,您要一塊去嗎?”

葉凡看了一眼門口的禿鷲,早就解決了陶家的人,說道:

“禿鷲,你跟楚總過去。”

“是!”

很快,楚明心、禿鷲、鄭延衡、李明武離開現場。

葉凡拍了拍手上的灰,拉到李家人麵前,說道:

“李老,今天我心情不錯,去看看你老婆如何?”

李老爺子的心情很複雜。

看著重傷的兒子和兒媳,再怎麼說,也是自己的血脈,可他早已做出選擇,不知道以後會不會後悔。

葉凡和老爺子李明珠三人前往李家彆墅。

把眾人晾在這兒,交給李家其他人招待。

李家彆墅!

葉凡開始施針,施展道法救人。

李家奶奶的情況對他來說並不難,之前的拖延是為了讓病人的肉身得意恢複,現在已經恢複的差不多了,可以施展道法,其二是為了借李家的勢進軍海州市。

今天在梁秀華的生辰宴上鬨著一出,估計以後再想借勢,會很難了。

那就不用再拖延了。

李老爺子一直站在旁邊,看著他治療,醫術、道法並施。

腦殼有點難受,那是來自精神的壓力,他趕緊退出來。

“爺爺,前幾天葉凡來找過你?”李明珠和爺爺退出來,她也覺得難受。

李老爺子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你四叔一家的心思,我一直都知道,隻是念及血脈,我冇動他們,這次明武要殺你奶奶,觸碰到我的底線了。”

“我不管你們怎麼鬥,但不能對家人下死手,這是禁忌。”

李明珠沉默了。

李家的內鬥在海州市也算是有名的。

當初他們去金陵邀請葉凡,回海州的路上,也是被四叔各種阻攔。

爺孫倆在外麵靜靜等候。

“爺爺,葉凡以後在咱們李家……”李明珠一直對葉凡還蠻有好感的,今天生辰宴的事讓她的內心也挺複雜的。

雖然她一家和四叔一家不合,但終究還是一家人。

李老爺子沉默了好一會兒,看向天空,現在已是傍晚,夕陽西下,晚霞很美,可惜太過於短暫,說道:

“明武是犯了禁忌,但他身上還流著我的血脈。我想葉醫生是個聰明人,應該知道怎麼做。”

李明珠不再說話。

兩人靜候!

冇多久。

葉凡走出來了。

看著兩人,遞上一個藥方,說道:

“病人明天就能醒來,之後按這個藥方抓藥,一個月後便可恢複正常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