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姐,我聽說距離最容易產生小三,姐夫可是個很有魅力的男人,你可要看緊了哦。”

楚明心輕哼一聲,道:“我去上班了。”

快步走出去。

葉凡笑了。

還在矜持,我看你能矜持多久。

趕緊和金榮光辦理般醫館的事。

雖說搬倒海州,不過金陵的醫館還保留,高雅溪在那邊招了幾個新人,維持那邊的正常運營。

同時那邊的醫館讓高家入股,幫忙管理。

高雅溪就跟著來海州這邊的醫館,很多手續都是高雅溪和金榮光去辦理,葉凡就當個甩手掌櫃。

他去看過醫館,無論是環境、地理位置、設備都比金陵的好,很是滿意。

冇搞什麼開張儀式。

自己的名氣早已在海州打開,打個鞭炮,告知街坊鄰居就行。

冇想到迎來的第一個人居然是鄭延衡。

葉凡看著他,很隨意的說道:

“鄭少,看病?”

鄭延衡走過來,陪著笑臉,說道:

“我是來祝賀葉醫生醫館新開業的,小小敬意。”

遞過來一個小盒子。

葉凡毫不客氣的收下,說道:

“鄭少,咱們之間冇什麼交情,隻有交易,你就不用跟我在這兒裝了吧,直奔主題吧。”

鄭延衡陪著笑臉,坐在他的對麵,自己到了茶,喝一口,說道:

“葉醫生,此言差矣,以前我們是冇有交情,但我覺得你這個朋友可交,我鄭延衡交定了。”

葉凡依舊不相信他。

我剛利用完你,你就來跟我交朋友。

騙鬼呢!

葉凡也不拆穿,說道:

“既然鄭少想要跟我交朋友,也不是不可以,不過我想看看你的誠意,你看我這醫館一個病人都冇有,你不表示表示?”

鄭延衡拿出一張卡,放到他麵前,大方的說道:

“錢?小事,這是五百萬,你儘管用,不夠再跟我說。”

“錢,我不缺,我想要的是病人。”

鄭延衡思索一會兒,說道:

“冇問題,稍等!”

拿出手機,撥打了個電話,說道:

“馬上聯絡海州所有媒體以及可以登記廣告的地方,我這有個朋友想給他的醫館打打廣告。”

“錢不是問題,多少錢,我來出,但我今天必須要在海州的每個角落看到廣告。”

“天醫館,神醫葉凡,古針法、鬼門十三針……暫時就這幾個關鍵詞,廣告詞,你們來寫。”

一頓操作猛如虎。

掛了電話,看向葉凡,笑著說道:

“葉醫生,怎麼樣?”

葉凡笑了笑,還是不信任。

不過也不拆穿,跟他在這兒喝茶。

大約過了十分鐘。

楚明月打來電話,有些疑惑的問道:

“二狗,你牛逼啊,你的醫館廣告都在商場的大熒幕上輪番播放了,你怎麼做到的?我走到哪兒都能看到。”

“額……”葉凡冇想到效率這麼快。

敷衍了幾句,掛電話。

冇一會兒,看到不少人拿著印有天醫館廣告的宣傳單走進來看病。

葉凡趕緊忙碌起來。

鄭延衡就坐在旁邊,靜靜的看著。

看著葉凡忙碌的身影,嘴角露出陰冷的笑容。

拿出手機,發資訊:

“安排得怎麼樣了?”

很快回信:“一切安排妥當,等你!”

“好!”

鄭延衡就在這兒坐著,一直坐到天黑,病人越來越多。

病人都對葉凡的醫術讚不絕口。

滿心歡喜而歸。

終於,到了下班點,還有很多病人在排隊,葉凡隻能告訴他們,明天再來。

鄭延衡走上去,說道:

“葉醫生,怎麼樣?我的誠意還可以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