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說道:“效果不錯。”

鄭延衡客氣說道:“今天你開張第一天,又取得這麼圓滿的開頭,咱們找個地方搓一頓,正好有我幾個朋友,介紹你認識認識,都是江南省一流家族的人。”

葉凡內心冷笑。

這頓飯纔是你的最終目的嗎?

“鄭少的邀請,我肯定要去的。”

“高醫生,你也早點回去休息吧,彆太累了。”

兩人出門。

鄭延衡親自開車,帶著葉凡來到海州最高檔的酒店,隻有會員纔有資格進去消費。

這裡的裝修、服務都是頂級的。

“葉醫生,你今天來的特彆是時候,有一個朋友從燕京下來,正好介紹給你認識認識,說不定你們會有很多共同話題呢。”

鄭延衡好心相告,像是知心朋友。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

“看來以後我得跟鄭少混了,進入上流社會就靠鄭少了。”

“嘿嘿,好說,走,咱們進去,其他人應該已經到了。”

來到一個包廂麵前。

推門進去,裡麵坐著的都是年輕人,俊男靚女,身上散發著貴氣,紛紛看過來。

不少人站起來,主動打招呼。

葉凡一個都不認識。

“鄭少!”

“鄭少,你終於來了。”

“鄭少,這位就是你說的朋友?看著有點麵生啊!”

在這裡一共有五個人,圍桌而坐紛紛站起來,熱情打招呼。

鄭延衡走進去,指著葉凡,大聲說道:

“這位便是我要給大家介紹認識的朋友,葉凡,你們彆小瞧他,他可是一代神醫,來自金陵,名震金陵呢,在咱們海州也算是小有名氣。”

“葉醫生,來,給你介紹一下,這位是江南省第一大家族徐家徐少徐正新,他旁邊這位是娛樂圈當紅明星柳如煙,正好在江南省拍戲,這位是中海省首富家族池家池少池文昊,旁邊這位是池少的女朋友,也是雲貴省的首富家族文家大小姐文冰冰,最後這位是我女朋友溫暖。”

葉凡看著眼前的人,一個都不認識。

在海州市這段時間,聽說了不少關於鄭延衡的事,說他不屑於低於他們家族的人交往。

果然如此。

坐在這裡,江南省的人也隻有徐家,排名江南省第一家族,其他都是各省的首富家族出身。

身份都不低,至於他的女朋友,雖冇說明出身,不過感覺也不會低。

“葉醫生,坐!”溫暖笑臉相迎,精緻的臉頰上出現兩個小酒窩,很可愛,客氣的指著旁邊的座位。

葉凡也不客氣,坐下。

她繼續說道:“我聽延衡說過你,說你的醫術特彆厲害,可以比擬燕京的古針法家族,甚至比那些還要厲害,是個值得交的朋友。”

中海省池家池文昊也說道:

“鄭少可是不輕易介紹朋友給我們認識的,你來自金陵,卻能得到鄭少的賞識,我想不僅僅是醫生那麼簡單吧?不如你再給我們透個底唄!”

葉凡彷彿成為了所有人關注的焦點,笑了笑,說道:

“我就是小醫生一個,鄭少說要帶我進入上流社會,認識能人,想必就是你們了。”

目光掃視,隨後說道:

“可我聽鄭少說有個從燕京下來的,難道是大明星柳如煙?”

柳如煙身材比例很好,長相也不錯,不過卻是整出來的,平常人可能看不出,但作為醫生的葉凡,一眼便可認出。

看破不說破,這是基本素養。

柳如煙笑了笑,很是嫵媚,說道:

“葉醫生還真會說笑,我可不是什麼燕京來的大家族,雖然我常年生活在燕京,但也屬於京漂一族,想必鄭少說的應該是來自中醫世家鐘家的鐘少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