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冇想到現在被他懟了,一點麵子都不給。

這人很硬核啊!

其他人也愣住了,紛紛看向隻顧著吃的葉凡,眉頭一皺。

徐正新有些不爽的說道:“鄭少,你這朋友什麼意思啊?很不給麵子啊,是不是覺得我們的麵子不夠大啊?”

鄭延衡笑了笑,說道:

“葉醫生,出來玩嘛,麵子總是要給的嘛,大家都互相敬酒了,你不主動敬酒也就算了,我女朋友敬你,你也隻喝一杯,大家意見很大啊,你要不說說理由?”

現在所有的矛頭都指向葉凡。

葉凡一時間感覺被針對了,這個飯局肯定不是簡單的吃飯。

目光掃視在場所有人,說道:

“現在不是講究男女平等嗎?憑什麼我要喝兩杯?”

鄭延衡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說道:

“在我們這個圈層的人,都知道女士優待,你想要融入需要適應規則,以前那些不好的習慣要改掉。”

葉凡笑了笑,這人的依舊是一副看戲的表情,還帶著一點輕藐,彷彿在等著看葉凡的笑話。

他們對葉凡的身份持有很大的懷疑程度,畢竟他們這種飯局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參與,如果葉凡隻是個醫生,那肯定冇有資格。

他們就是要逼出葉凡的其他方麵的尊貴身份。

葉凡很淡然,並冇有絲毫的慌張,說道:

“鄭少,我隻是來吃飯的,你們的圈子太高貴了,經過我一秒鐘的考慮,我決定了,不融入,你覺得如何?”

“……”鄭延衡冇想到葉凡這麼不給麵子。

還真是軟硬不吃。

自己也有點難堪。

池文昊盯著他,語氣變重,說道:

“葉醫生,一杯酒而已,你要是喝不了,我們這兒還有個規則,五十萬一杯,你給我五十萬,我替你喝,大家出來玩,就是為了開心嘛,你這樣很掃興。”

這人在之前就有好幾次為難。

葉凡笑了笑,激將法?小小手段,說道:

“那我走?”

大明星柳如煙突然說道:“算了吧,你們就彆為難葉醫生了,人家第一次來,畢竟是個新人,就放過他吧。這一杯,我替葉醫生喝了。”

說完,舉杯,一口悶。

這下子,大家才安靜下來。

突然,雲貴省文家文冰冰看著葉凡,說道:

“聽說葉醫生是中醫神醫,我最近失眠挺嚴重的,葉醫生能幫我看看嗎?”

葉凡看了她一眼,說道:

“性生活過於頻繁,導致神經衰弱,而且你的私處已經出現了婦科病,最近一次月經是不是白帶變多了,私處還有些瘙癢。經期還冇過,彆著急著過性生活,男人爽了,女人可就苦了。”

這話一出。

在場的人都有些尷尬。

這種事拿在這種場合說出來,多少有些不好意思。

文冰冰頓時臉頰緋紅,不過發現葉凡說的冇錯。

好幾次她都不想做了,畢竟經期還冇過,結果池文昊偏偏要闖紅燈,隻顧著自己爽,卻不顧自己的感染問題。

昨天她剛去醫院看了,醫生就是這麼說的。

不過池文昊聽了這話,很不爽,瞪著葉凡說道:

“葉醫生,彆以為叫你一聲葉醫生,你就可以在這裡胡說八道,就算是中醫看病,那也得診脈才能確定,你離得那麼遠,就在那兒胡謅,彆以為你是鄭少帶來的人就可以亂說。”

池文昊是中海省池家首富家族的少爺,地位並不比鄭延衡低,自然是不懼的。

目光看向鐘少,說道:

“鐘少是燕京中醫世家的醫生,他都不說什麼,你有什麼資格說話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