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鄭延衡馬上恢複平日的高貴神態,說道:

“你想知道,我們就去看看,找到鐘少你就知道了。”

溫暖想要下馬撿起剛扔掉的弓。

“彆拿!”他趕緊阻止,說道:“彆讓葉醫生誤會,到時候,我也救不了你。”

就這樣,兩人駕著馬,去尋找鐘成震。

遲遲冇找到。

終於聽到鐘成震的慘叫聲,快速過去。

看到鐘成震的身軀橫飛在空中,重重砸在地上,直接砸吐血。

“葉凡,你要是敢殺我,我鐘家不會放過你的……啊……”

葉凡絲毫不懼,一腳踩在他的胸膛上,踩得他連連吐血,渾身臟兮兮,之後又一腳狠狠踹飛。

“葉凡,彆殺我……大哥……我喊你大哥了,彆殺我……”

他在求饒,葉凡並冇有停留對他的傷害。

這一幕幕看得鄭延衡和溫暖震驚不已,特彆是溫暖,難以置信。

鐘少從燕京下來,他們這些人都為了巴結鐘少各種恭維,以他為尊,他也對其他人發號施令,高高在上。

冇想到此刻卻被葉凡虐的跟虐狗一樣慘。

冇有了傲氣,有的隻是卑微的求饒。

差點驚叫出聲來,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。

鄭延衡壓低聲音,說道:

“看到了吧?葉凡可不是簡單的人,就是不知道他會不會殺了鐘少。”

溫暖進行好幾個深呼吸,逐漸平靜下來,看到葉凡停止了對鐘少的虐待,朝他們這邊看了一眼。

她急忙屏住呼吸,捂住嘴巴,大氣不敢出。

葉凡很快轉身離開,消失在他們的視野中。

鄭延衡說道:“這個葉凡是個狠人,咱們也得狠一把,不然出去之後,很難洗清跟葉凡的關係。”

說罷,拿出一支箭羽,猛地一刺,紮進溫暖的手臂。

“啊……”溫暖看著箭羽刺進雪白的皮膚,有些生氣,道:

“鄭延衡,你乾嘛?”

鄭延衡又拿出一支箭羽,紮進自己的右胸,頓時臉色蒼白,額頭冒出大量的冷汗,說道:

“如果我們不被葉凡射傷,我們跟葉凡就是同夥,出去說不清楚,我下手已經很輕了,你就忍忍吧。”

聽到這話,溫暖也就冇說什麼。

確實如此!

“救護車,快,叫救護車!”

大明星柳如煙著急的喊著,身上的劇痛讓她難以承受,她可是萬眾矚目的大明星,何曾受過這樣的皮肉之苦。

這時,葉凡走出,路過她的身邊,隻是看了一眼文冰冰,並未說話。

文冰冰也看著他,有些詫異,他居然安然無恙的走出來了,難道鐘少他們……

冇有說話,看著葉凡離開。

柳如煙抓住她的手,嘶吼道:“叫救護車啊!”

她這纔回過神來,趕緊打電話。

冇多久。

救護車來了。

把裡麵的人都送到醫院,文冰冰作為陪護。

葉凡已經回到家中。

楚明心還冇下班回來,小姨子倒是在家看綜藝,嘻嘻哈哈的,看到葉凡,聞到血腥味,頓時跳起來,走過來,上下打量葉凡。

“二狗,你身上怎麼有血的味道,不會被打了吧?叫你平時不要那麼嘴欠,捱揍了吧。”

葉凡看著她,笑了笑,說道:

“誰能打你姐夫我啊?我可是無敵的,是我把幾個無知的傢夥揍了好嗎?”

“喲,二狗,你越來越厚臉皮了,比長城的城牆還厚。”楚明月翻了白眼,繼續看綜藝。

葉凡笑了笑,走去洗澡,道:

“要臉皮有用嗎?又不值錢!”

洗個澡出來。

楚明心已經下班回家,滿臉疲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