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嚴總有些結巴,道:

“她……她在廁所跟男人做那事,我以為她是……所以我才問價格,都是出來玩的,大家都心知肚明。”

張小鳳把目光轉移向李經理,說道:

“自從上次的事件之後,霍總親自下令,不得再搞那種交易,我想你應該知道的,他是你的貴客,難道你冇有義務告知嗎?還是你還在私下做?”

李經理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張董,這位嚴總和羅永朝也是朋友,如果這件事處理的不好,他也會不高興的,你還是不要管這裡的事比較好。”

就在剛剛,他已經拿出手機給羅永朝發了資訊過去,請他過來救場。

張小鳳一出現,他就知道大事不妙。

果然,張小鳳是站在對麵的,隻是讓他冇想到的是,王晴居然真的認識張小鳳,這層關係,他以前怎麼不知道。

張小鳳也是臉色微變,愣住了一下。

看到這個表情變化,李經理嘴角微微一揚。

你是這個家KTV的負責人,但你也隻是這家KTV的負責人,你的上麵還有人呢。

“李經理,你的意思是說羅永朝也參與了那種事?”

“我不知道,就算知道也冇必要告訴你,你可以親自去問他……”

兩人在言語上不斷爭執。

誰都不讓誰,劍拔弩張,宛若冇有硝煙的戰場。

葉凡笑聲在王晴耳邊問道:

“這個羅永朝是什麼人?”

王晴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小鳳姐雖然是這個KTV的負責人,但這並非她的產業,而是幫霍家管理,但一般事情他還是可以自行決定,隻是一旦牽扯到霍家的事,那就比較麻煩了。”

“羅永朝是霍總的小舅子,我聽小鳳姐跟我說過,這個羅永朝跟她很不對付,甚至想過利用自己的身份霸占小鳳姐。”

張小鳳和葉凡在醫館第一次見麵時,就說過自己是苦出身,摸爬滾打多年纔在金陵立足,但依舊身不由己。

或許這就是她的無奈之一吧。

“這個霍總是什麼人?叫什麼?”

王晴毫不猶豫的說道:“城北區霍家霍天南,一個手眼通天的男人。”

葉凡微微一愣,說道:

“這麼巧嗎?”

“什麼?怎麼巧了?”

“這個羅永朝的姐姐是不是叫羅芳華?”

“你怎麼知道?”

葉凡嘴角一揚,看向還在爭辯的兩人,說道:

“你們彆吵了,吵得我腦子嗡嗡的。”

上前幾步,盯著李經理,說道:

“你可知王晴是什麼人?”

李經理有些愣住,說道:“他不過是被王大龍戲弄的女人,怎麼?難道還隱藏什麼深厚背景?”

啪!

葉凡抬手就是一巴掌。

狠狠的摔在他的臉上,所有人都驚呆了。

張小鳳也呆住了。

李經理直接被打懵了,一時間冇反應過來。

葉凡盯著他,毫不客氣的說道:

“她的我的女人,你一箇中年油膩老男人也敢打我女人的主意,我看你就是欠打,你不是認識羅永朝嗎?這是要比誰認識的人更有背景嗎?”

李經理終於反應過來了,感受到臉頰傳來辣疼辣疼的感覺,怒火瞬間衝上腦門,抬起拳頭,直接一拳掄過去。

葉凡抬手接住他的拳頭,另一隻手握拳,揮向他的胸口。

嘭!

哢嚓!

胸骨斷裂,弓著腰,嘴裡溢位鮮血,滿臉紅漲。

苦不堪言。

“你們還愣著乾嘛,給我動手啊!”

李經理艱難的喊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