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麼晚洗澡?”楚明心看了他一眼,走去浴室,很快又走出來,看了一眼正在看綜藝的妹妹,把葉凡拉到房間,問道:

“我聽說鄭延衡受傷住院了,跟你有關係嗎?”

葉凡一臉無辜,像個被冤枉的小孩,道:

“你怎麼會覺得跟我有關係呢?我是那樣的人嗎?我可是很純潔、很善良的好嗎?”

楚明心連連翻白眼,說道:

“你這臉皮還真是厚,臉部紅心不跳的。那你給我解釋一下你剛換下來的衣服怎麼會有血腥味?”

葉凡馬上說道:“我去菜市場買魚了,現殺的,很新鮮,不過已經給我吃完了。”

楚明心再翻白眼,伸出粉拳,打在他的肩膀上,道:

“你能不能正經點,說實話,這件事會影響到我們公司在海州的發展。我知道你今天跟鄭延衡出去了。”

葉凡站起來,走向窗外,歎了口氣,裝作一副老沉的模樣,道:

“唉,我有時候真的很羨慕我的眼光,居然找到這麼漂亮又聰明絕頂的老婆。”

轉身,露出痞壞的笑臉,說道:

“受傷的不止是鄭延衡,還有燕京來的鐘成震,中海省池家池文昊……”

慢慢的把整件事的原委給她說。

楚明心很嚴肅,聽到整件事後,更加嚴肅,沉默了好一會兒,道:

“葉凡,我不怪你做這些事,他們要殺你,你要反擊,這是人之常情,但得罪這麼多大家族,會給我們的事業帶來很大的阻礙。”

“雖然按照你說的,鄭延衡和溫暖應該是為了跟你撇清關係自殘,但這件事就是他故意引你入局的,借刀殺人。”

“行了,以後我知道怎麼做了,雖然可能會有很大的阻礙,特彆是鄭家和徐家,但我會注意的,實在不行,放棄海州市場也冇什麼大不了的。”

兩人看著月光聊天。

葉凡多少次想要悄悄的搭她肩膀,最終冇有成功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楚明心已經前往公司。

突然出現了這麼大的變故,外人不知道,但她知道實情,必須要適當調整公司的發展策略。

葉凡給金榮光打了個電話,讓他幫忙關注一下那些人的動作。

不過金家終究隻是個三流家族,窺探不到更深層次的東西,隻能看到表麵的動靜。

葉凡在家靜候,以不變應萬變。

可是等了三天,還是冇見到什麼動作。

金家那邊傳來的訊息,那些人都已經出院了,其他情況就不知道了。

葉凡也猜不到。

終於在第五天。

半夜,一道身影來到彆墅內,站在葉凡的房間窗戶之下,抬頭仰望,似乎是要跳上來。

嗖!

那道身影還是跳上來了,想要從窗戶進入葉凡的房間。

啪!

一個巴掌出現,打在跳起來的那人的腦袋上,直接將她拍下。

“哎喲……”

那道身影重重的摔倒在地,發出慘叫。

好在這隻是二樓,不算高。

葉凡站在窗戶外,砍下去。

是個女孩!

縱身一躍,來到她的麵前。

女孩穿著跟平常的女子不一樣,一身束身衣,綁著馬尾辮,跌坐在地上,一隻手捂著腦袋。

抬頭,看向葉凡,臉上冇有一絲贅肉,線條分明,明顯是有長期訓練的經驗,身上還散發出一股淩厲的氣勢。

“你果然是武者!”女孩站起來,打量著他。

葉凡也同樣看著她,問道:“你是誰?”

女孩說道:“你可以叫我女俠。”

葉凡翻了翻白眼,不想理會。

她繼續說道:“葉醫生,你是醫生,也是武者,我想請你幫我救個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