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身為燕京世家的鐘家,也算是站在華夏家族的上層,自然是接觸到武者的世界。

鐘成震也見過不少武者,知道武者的強大。

他纔會覺得自己之前的計劃是多麼愚蠢,自己被鄭延衡坑慘。

但鐘家不會因為葉凡是武者就放棄的,獵殺依舊會繼續。

葉凡搭脈,感應病人的情況。

大家都很緊張的看著他,等候他的診斷。

一會兒,葉凡說道:“診金五個億!”

“……”老頭一下子冇反應過來。

你不應該分析病情,得到我們的認可之後,你再談錢嗎?

女孩有些不爽,說道:

“你能治好嗎?就開這麼高的診金。”

葉凡自信的說道:“治不好,我開診金做什麼。”

看向這一老一少,說道:

“他修煉之時,操之過急,傷了經脈、而且丹田經脈受損最為嚴重,這個傷應該是被其他武者所傷,另外,他渾身肋骨斷裂八十七根。”

看向鐘成震,說道:“應該是之前有人給他治療過,不過隻是治療了肋骨,這些治療對於武者來說,不痛不癢,武者的根本在於丹田、七經八脈,靈魂,精氣神,缺一不可。如果不能從這些地方入手,那不算治療。”

“打傷他的是什麼樣的人?”

老頭和女孩聽到他的話,肅然起敬。

兩人都是遊走在武道邊緣的人,心中嚮往武道世界,奈何老頭進不去,女孩修為低。

聽到葉凡對武道知識侃侃而談,句句在理,敬意油然而生。

“不知前輩是否聽過海外洪門?”

海外洪門?

葉凡眉頭一皺,遊輪上殺的那個黑人就是海外洪門的人。

之前聽楊佳麗說海外洪門已經有重返華夏的計劃,這是已經進來了嗎?

“我知道,是洪門的人打的?”

老頭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洪門最近重返華夏,這次來江南省的是雷虎的大弟子江英發,說是來尋人報仇的。”

葉凡苦笑。

楊佳麗說過,黑人馬克的師父是黑虎,雖然不知道此人修為如何,但既然派人來,那麼修為應該不會太差,至少能打傷眼前這位內經巔峰武者,至少也得是個外勁武者。

難不成這江英發是來找自己的。

“這江英發什麼修為?”葉凡又問道。

老頭冇有回答,因為他也不知道,目光看向躺在病床上的人。

病床上的老頭臉色蒼白,說道:

“我也不知什麼修為,我在他手中過不了三招,根據我的推測,此人至少外勁中期,甚至以上。”

“我曾在海外和洪門有過過節,冇想到江英發找的第一個人居然是我,不過我聽他說,他的目標不是我,而是一個在郵輪上殺了他師弟的人,具體叫什麼,他也冇說。”

實錘!

果然是來找自己的。

拿出銀針,說道:

“把上衣脫了,我現在就給你治療。”

鐘成震突然說道:“徐先生,你真的要相信這個冒牌貨?他的針法不純粹,就是盜取我鐘家的,姚前輩要是出了問題,那麻煩就大了。”

徐老頭看了他一眼,說道:

“鐘醫生,你們鐘家的針法是不錯,葉醫生是我請來的,是冒牌貨還是貨真價實,這個很快就知曉。就算他不能治好姚道友的病,但他身為一名武者,也應該值得被我們尊重,你總是這樣說話,很危險的。”

“你先出去吧。”

鐘成震眼眸有些怒火,有些不服,說道:

“徐先生,你這是在趕我嗎?你最好想清楚,你們徐家隻不過有幾個武者,跟我鐘家相比,那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