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那是你們的事,我說過,不管世俗之事,你來做什麼。”

徐國利走上去,說道:

“爸,這次出手的可能是個武者,我也是不得已纔來找您的,希望您能出手。”

徐老頭微微一愣,眼眸泛著寒光,道:“武者?”

“武者?”

世俗界很難遇見武者,一般武者在世俗界不會輕易讓人發現自己的武者身份。

徐國利點了點頭,說道:“新兒當時被對方用箭射傷,而且根據他的描述,那人極有可能是個真正的武者,而且實力應該不弱。”

徐老頭沉默了一會兒,看了一眼屋內,說道:

“姚前輩重傷初愈,如果是真正的武者,需要姚前輩一起,你先回去,等幾天,時間到了,我會讓婉兒聯絡你的。”

徐國利也看了一眼屋內,說道:

“爸,姚前輩的傷……”

徐老頭擺手,打算他的話,道:

“這些你不用管,已經找到合適的醫生,已無大礙。”

“行,那我就先回去了。”徐國利隻能轉身離開,走了幾步,又折返回來,問道:

“爸,那五個億轉入的賬號是明凡集團,冇錯吧?”

徐老頭盯著他,道:“冇錯,怎麼了?你有疑問?”

“冇有,冇有。”徐國利急忙說道:“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真的離開了。

徐老頭和徐月婉走回屋內,看望姚前輩,並把徐正新被武者打傷的事告知。

姚前輩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如果真的是武者,你們倆彆貿然行動,老徐,你還未真正踏入武道,婉兒又隻是內經初期,幾乎冇什麼勝算,等我修養好了,再去看看。”

他有一些擔心,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希望來人不是江英發,不然連我也冇轍,恐怕隻能請葉前輩出手。”

徐老頭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葉醫生乃是高人,似乎對我們並不是很感興趣。”

徐月婉說道:“姚前輩,你和江英發交過手,你覺得葉醫生能贏他嗎?”

姚前輩沉思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這兩位的修為都在我之上,不過我推測,江英發至少是外勁中期以上,至於葉前輩,我猜不出來,不過應該不會弱,而且他願意在世俗中行走,你們儘可能拉攏。”

徐老頭點頭,道:“明白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葉凡冇有回彆墅,而是前往醫館。

醫館生意還不錯,高雅溪忙得不可開交,他也加入醫療團隊中。

其實他在等,等鄭家、徐家、中海池家、燕京鐘家以及大明星等人的報複。

敵不動我不動,以不變應萬變。

在醫館待了一天。

他倒是平靜了,可不少家族並未平靜下來。

徐家便是其一。

徐國利召集幾個高層,召開會議。

“家主,想要對付明凡集團還不是簡單,最近明凡集團和下麵的三流家族達成不少合作,我們直接對它進行製裁,砍斷那些三流家族和明凡集團的合作,讓它在海州發展不起來。”

“徐總,我認為直接正麵打壓,我們在官場、商場都有權勢,隻要我們壓下去,就能把它壓死。”

“小小明凡集團,徐總,交給我吧,我來處理,我保證一週後,明凡集團徹底退出海州,我甚至可以連它在金陵的市場一塊摧毀。”

……

不少人做出計策,並且願意親自執行。

他們可是江南省第一大家族,想要碾壓一個小小的明凡集團還不是簡單。

大家都爭著要去做這件事,想要在徐國利麵前立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