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徐國利坐在椅子上,冇有說話,摸了摸自己的嘴唇,他在思考。

突然給明凡集團彙款五個億,到底是為什麼?

他不敢多問!

但總覺得這其中有文章。

“好了,安靜!”

他終於開口,所有人安靜下來,目光掃視,說道:

“摧毀一個明凡集團是件小事,我知道你們都有能力,隻是我們徐家向來光明磊落,我們不需要牽連其他,直接麵對楚明心就行。”

“找個藉口,舉辦個宴會,邀請楚明心過來。據說楚明心是個才貌雙全的商界奇女子,我還真想見見。”

楚明心在濱江那一戰,打得漂亮,而且帶領明凡集團成為如今金陵的最強企業,前不久吞併楊家,取代楊家。

這一路以來都表現出非常強大的商業才能。

在場的人也都有點好奇。

“家主英明,我們不牽連其他,讓楚明心知難而退。”一個青年站起來,看向家主,說道:

“這件事交給我,三天後,我親自邀請她參加,各位等候我的好訊息。”

徐國利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這件事就這麼定了,交給徐正翔去做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鐘成震已經住進醫院,滿臉怒火。

醫生剛剛幫他治療結束,盯著天花板,說道:

“鄭少,把我手機拿過來。”

鄭延衡親自照顧,給他送手機過去。

他馬上撥打電話,很快接通,道:

“爸,這個葉凡不簡單!”

“他的古針法神韻充滿古意,甚至……甚至比三叔的還濃鬱,我有點懷疑他得到的是原始版,你不知道,我當時就在他旁邊,那種感覺……”

“爸,不行,這個葉凡是個武者!”

“真的是個武者,他親口承認的,而且姓姚的那位武者也說了,葉凡就是武者。”

“好,如果有需要,我馬上飛燕京,親自說明一切。”

掛了電話,鬆了口氣。

手機放下,腦子裡不斷思考各種問題。

鄭延衡聽到他的通話,雖然不知道電話那頭的人說了什麼,但從鐘少的話裡已經能夠猜測出來。

“鐘少,你們家族要派人過來?”

鐘成震看著他的目光變得淩厲起來,大聲說道:

“鄭延衡,你早就知道葉凡是武者了,是不?”

“這……”鄭延衡一時有些語塞,道:

“鐘少,我知不知道他是武者有關係嗎?他確確實實會《鬼門十三針》,那是您鐘家的不傳針法,我隻是將這個告訴你而已。”

鐘成震瞪著他,道:

“你不是也被葉凡射傷了嗎?這麼快就好了?你跟葉凡是不是一夥的?”

“冤枉,鐘少,我冤枉啊,我跟他水火不容,怎麼可能會是一夥的呢。”鄭延衡滿臉無辜。

“哼!”鐘成震冷哼一聲,說道:

“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,你想借我的手殺了葉凡,卻對我隱瞞葉凡是武者的身份,我就說,區區一個小醫生,你鄭延衡還解決不了。”

“這筆賬,等我解決葉凡了,咱們慢慢算。”

鄭延衡依舊是一臉無辜的可憐模樣,說道:

“鐘少,如果你還這麼覺得,那我無話可說。在狩獵場,不僅是你受傷,我也受傷,對了,文冰冰毫髮無損,她會不會……”

“鐘少,咱們在吃飯的時候,葉凡去洗手間,文冰冰也去洗手間,你說這兩人會不會在洗手間遇到了,然後說了點什麼?”

鐘成震頓時也是眉頭一皺。

“葉凡,你跟我進來!”楚明心走進房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