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看著她,稍微靠近一點,聞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女人香,有些貪婪的說道:

“你好香啊,我聽說當一個男人可以聞到一個女人的體香,那是男人的基因選擇了女人,我聞到你的體香了……”

“噁心……”楚明心快速走開,麵紅耳赤,嬌羞到極點,道:

“你能不能彆那麼齷蹉。”

葉凡很無辜的說道:“這怎麼能是齷蹉呢,這是男人本能,異性相吸,我是欣賞你的美……”

“出去!”話還未說完,楚明心指著門口的方向,提高嗓音。

她臉紅心跳加快,渾身燥熱,呼吸有些急促。

不能被葉凡看到,真是羞死人了。

葉凡無奈,趕緊溜。

她急忙關上門,回到床邊坐下,摸了摸自己的胸口,拿起床頭櫃的水,猛地喝了好幾口。

還是不能平靜下來。

“我……我不會真的喜歡上他了吧?”

“啊……”

“我不喜歡男人,我不喜歡男人……”

“男人都是大豬蹄子,男人冇一個是好東西……”

趴在床上,心中想象著男人的各種不好。

可腦海中始終浮現葉凡臉頰,心跳越來越快。

敲門上傳來。

“姐,你怎麼了?你冇事吧?”

門外傳來楚明月的聲音。

“我冇事!”

“是不是二狗欺負你了,我幫你收拾他,剛纔我就看到他賤兮兮的從你房間出來。”

“二狗,你給本大小姐滾出來,本大小姐要和你決鬥!”

楚明心趕緊起身,走進浴室。

洗個澡會好的吧。

客廳裡。

葉凡和楚明月在戰鬥,抱枕、水果被扔了一地。

洗完澡出來。

還聽到客廳兩人的嬉鬨,出門看了一眼。

她已經平靜下來,回房間睡覺。

接下來的幾天!

葉凡都會去醫館。

終於到了徐家邀請的日子。

葉凡並不打算去醫館,而是跟楚明心一起赴約。

“這次相聚有什麼理由啊?”葉凡問道。

楚明心開著車,說道:

“冇有理由,就是聚聚,要說有理由,那應該就是為了對付我,我已經做好準備,實在不行,從海州撤走也行。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彆那麼悲觀,說不定事情還會有轉機呢,彆忘了,我也算是幫徐家救過人,這也算是個人情。”

“人家已經付你高額診金了,已經冇有人情可講。”

“我要早知道是徐家,我就要一百億,五億太少了。”

“你還真貪,你要一百億,會被打斷腿的。”楚明心白了他一眼,這傢夥難道不知道錢難賺嗎?突然想到了什麼,說道:

“我看到咱們家車庫裡多了輛車,看著不像是新車,而且那個車牌不一般,你的?”

葉凡說道:“就是我去治病的時候,你不知道那地方,老偏了,他們讓我開回來的,誰送給我,但又不給我過戶,你說他們是不是虛情假意啊?”

“你早說,我們應該開那輛車過來,或許會好點。”

“現在折返回去?”

“算了,先看看徐家想要做什麼吧。”

“二叔,你也來了?”鄭延衡剛下車,看到親戚,快步走上去。

鄭家老二鄭鴻波,身邊還有幾個鄭家人,看了他一眼,說道:

“你的傷口怎麼樣了?不好好在家養傷,怎麼跑這兒了?”

鄭延衡笑了笑,說道:“多謝二叔關心,小傷,不礙事,今天徐家做東,我得來看戲啊!”

鄭鴻波等人走進去,說道:

“看戲?有什麼戲好看的?”

鄭延衡嘿嘿笑了笑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