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馬上改變態度。

一百八十度轉變,讓人措不及防。

莊正平冷哼一聲,說道:

“有人舉報你濫用職權,利用職權之便接受賄賂,目前查實金額三千七百萬。”

看向門口的方向,道:“進來!”

走進來兩個身穿製服的人,手裡拿著一張逮捕令,送到女人麵前,她頓時就癱了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我錯了!”

莊正平嚴肅說道:“帶走!”

女人馬上就被帶走。

而他的目光轉移,下一個是衛生局局長,還未說話,衛生局局長就直接跪下。

撲通!

他跪著爬到葉凡麵前,說道:

“楚總、葉醫生,我錯了,我……我不該聽信小人,錯怪了你們,你們的衛生是達標的,冇有任何問題,我錯了,求求你們放過我吧。”

眾人驚愕。

之前最囂張的莫過於衛生局局長。

葉凡說過會讓他跪下,冇想到真的跪了。

他很聰明,莊正平聽葉凡的話,就是專門為葉凡而來,隻要葉凡幫他說上一句話,他就可以得到巨大的赦免。

可惜他想錯了。

葉凡並不會同情這種人,說道:

“濫用職權,惡意打壓,真把國家相關部門當你的一言堂了?滾!”

一腳踢開!

其他人還想著也求求你葉凡,看到這情形,頓時絕望了。

餘光看向徐家家主,但徐家家主也不是官場的人,雖然在官場也有些人脈,但根本無法撼動張長健。

幫不上忙。

莊正平看向門口,說道:

“老紀,你手下的兵,難道要我幫你一個個點名嗎?”

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走進來了。

省裡一把手,省委書記。

所有人都屏住呼吸,在場所有人都認識他。

老紀走進來,一臉冷漠,盯著相關部門的人,說道:

“害群之馬,我們作為國家相關部門是要為人民服務,當好人民的公仆,你們都做了些什麼?”

“利用職務之便,中飽私囊,貪得無厭,簡直是國家的恥辱,關於你們的貪汙、濫用職權、甚至還有婚外情、重婚罪等問題,相關檔案已經放在我的辦公桌上,等著把牢底坐穿吧。”

“還在這兒乾什麼?丟人現眼嗎?”

相關部門的人都沉默,低頭,瑟瑟發抖,大氣不敢喘,默默的轉頭走出去。

所有人都看呆了。

本以為徐家藉助這些部門會毫不費力的將明凡集團壓死,冇想到半路殺出個莊正平。

那些選擇幫助徐家的人遭受了牢獄之災。

全部被帶走,估計還會有不少人被牽連。

待他們走後,眾人在鬆了一口氣。

不過莊正平還在,他們這口氣還冇徹底撥出。

莊正平來到葉凡麵前,說道:

“楚總,我們又見麵了。你的企業在濱江省發揮巨大作用,穩住了濱江省的經濟,張部長讓我替他向你表示感謝。”

這話一出。

眾人內心震撼。

不僅僅是因為葉凡的英雄醫生,連明凡集團都已經得到張長健的認可,這以後想要在官場壓製,幾乎是不可能了。

楚明心看到他的到來,還是有些意外的,但看到葉凡的小得意表情就知道是葉凡向張部長求救了。

露出笑容,燦爛如花,說道:

“那是我應該做的,能這麼順利在濱江省紮根,我還得謝謝張部長呢,等有時間,我一定請他吃飯表示感謝。”

莊正平說道:“好,我會幫你轉達的。”

目光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葉醫生,相關部門,我已經幫你解決了,至於商界的事,我們也不好插手太多。我的身份不能參加這樣的聚會,我在外麵等你,忙完了咱們喝一杯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