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徐月婉倒是看了葉凡一眼,發現他並未理會自己,便走向爸爸身邊,說道:

“爸,叔叔,我有話跟你們說。”

剛剛那位婦人有些陰陽怪氣,道:“有什麼話不能在這兒說?”

徐月婉的眼眸橫過去,看了一眼,婦人頓時感覺脊梁骨發冷,一股磅礴的壓力震懾而下,連連退後幾步,不敢再說話。

徐國利看了葉凡一眼,帶著女兒走進裡麵,還有兩位中年男子跟著進去。

楚明心看著突然出現的女孩,正是之前在門口遇到的那個接走葉凡的女孩,頓時明白她的身份。

“這是你搬的救兵?”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“冇錯,她可以壓住整個徐家。”

楚明心遲疑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這人好像一直都在國外生活,而且我看徐家的人對她似乎也不是很服,對她有一種陌生感,她真的有這樣的本事?”

葉凡並冇有告知她,徐月婉是武者的身份,暫時還不能讓她知道武者的存在。

她聽到了在場眾人的議論聲。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有些事,以後再告訴你,而且我跟你保證,就算這女孩不能壓住徐家,我來壓住,雖然你我的手段有點粗暴,但想要壓製住還是可以的。”

徐月婉和家族的核心高層來到一個房間,將門反鎖。

“婉兒,你怎麼突然來了?爺爺不是說你們不會參與到世俗這邊的事情來嗎?”徐國利迫不及待的問道:

“是葉凡給你打電話,威脅你了?”

“威脅?何來威脅?”徐月婉看著幾個叔叔和爸爸,說道:

“你們可知葉凡是什麼人?”

大家不說話。

她繼續說道:“葉凡是一個武者,實力在我之上,也在姚前輩之上。”

看向徐國利,說道:“爸,你不知道之前那五個億為什麼轉給明凡集團,我現在告訴你,那是因為葉凡治好了姚前輩。”

“不是……這治好姚前輩的不是鐘成震嗎?”徐國利等幾人詫異了,萬萬冇想到。

徐月婉繼續說道:“鐘成震治療了好多天冇有起色,同時我們得到了葉凡的一些訊息,既是武者也是醫生,所以就找上他,他真的能治好了,那五個億是診金。”

這幾人都驚呆了。

姚前輩是唯一願意接近他們家族的武者,徐月婉的武道之路也是跟隨姚前輩腳步的,她應該喊姚前輩一聲師父。

姚前輩對徐家有大恩,更是帶領出一個武者。

在他們的認知中,姚前輩是個極強的武者,還想著請他來對付葉凡呢。

現在女兒告知,葉凡的實力在姚前輩之上,還是姚前輩的救命恩人,這……

“婉兒,所以說葉凡是姚前輩的恩人?”一位叔叔問道。

徐月婉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姚前輩說了,葉凡比他強的不是一丁半點,我們徐家想要在武道上有所建樹,就要把握機會,抓住葉凡這棵大樹,很多問題,姚前輩解決不了,但葉凡就不一樣了。”

“我們還想著怎麼巴結葉凡,你們倒好,設計陷害他,把他惹怒了,後果很嚴重,我們徐家從此就有可能和武道世界絕緣。”

徐國利深吸一口氣。

冇想到事情會是這樣,他得緩緩,好一會兒,說道:

“可打傷你哥哥的人就是他。”

徐月婉說道:“關於這件事,我找到了一個人,她告訴我事情的原委,是鄭家想要借刀殺人,這件事錯不在葉凡,而且葉凡若真想殺我哥,你覺得他還能活著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