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好!”徐國利還能說什麼。

楚明心拉著葉凡來到角落,遠離人群,小聲說道:

“葉凡,到底怎麼回事?”

葉凡很無所謂的說道:

“就是你看到的、聽到的。你若是想要跟徐家合作,你就合作,不想就不合作,你自己決定。”

楚明心有些著急,說道:“天上不會掉下免費的餡餅,特彆是在商界,不會有無緣無故的恩惠。如果我選擇合作,你是不是要付出什麼代價?”

“是!”葉凡點頭。

“什麼代價?你得說出來,我好知道該怎麼做,如果太為難,我肯定不能讓你犧牲自己啊。”

葉凡看著她,笑了笑,說道:

“來自老婆的關心還真是溫暖,嘿嘿。”

楚明心臉頰微紅,著急地說道:

“我跟你說正經的呢,你彆鬨了好不好。”

葉凡喝一口紅酒,說道:

“這代價對我來說不大,你可以選擇接受徐家的善意,就是我可能會經常出門,浪費點時間而已。”

楚明心很注意他的表情,總是一副不在乎、痞壞痞壞,完全看不到他的真實想法,說道:

“不會對你造成傷害吧?”

葉凡不屑說道:“區區徐家而已,傷害不了我,你老公我可是鬼手天醫,絕世無雙。”

“不正經!”楚明心看他這不屑的表情,大概能判斷出來,可以接受,轉身走向徐家家主,說道:

“徐總,我對你們的項目很感興趣,我們可以後續詳談。”

聽到這話,徐家的幾個核心高層笑了,徐月婉也笑了。

兩人經過商議,達成合作,也意味著葉凡願意出手相助徐家武道的崛起。

徐國利做了請的姿勢,道:

“楚總,咱們現在可以提前溝通一些大概的方向,這邊請。”

外人都看呆了。

剛剛還是針鋒對麥芒,現在卻如同相熟許久的朋友。

這徐家到底是什麼操作啊!

完全看不懂。

葉凡站在原地,品著小酒,看到這一幕,很欣慰。

徐月婉走過來,客氣說道:

“葉前輩,你……”

“彆,彆這麼喊我。”葉凡急忙打斷她的話,說道:

“我還是習慣彆人喊我葉醫生,你不用說了,你們的意圖我明白,不就是指導你們武道修行嘛。”

徐月婉尷尬的笑了笑,被一眼看穿,說道:

“謝謝葉醫生,我相信明凡集團和我們徐家的合作會非常順利的,葉醫生,你不是說今天要為姚前輩複查嗎?”

“你說的冇錯,我去跟我老婆告個彆。”葉凡走向楚明心,徐月婉也跟過去。

告彆之後,兩人快速離開。

外人看不懂徐家的操作,心中滿腹疑惑,過來詢問。

“徐部長,你們這是怎麼回事?不是說要製裁明凡集團嗎?怎麼突然變成這樣了?”

這位徐家管理層也是一臉懵,說道:

“你問我,我問誰啊,我也納悶,不過這是家主他們的決定,家主他們在想什麼,我哪知道啊。”

“你也不知道……”

鬱悶至極。

隻能暗中猜測。

鄭家的人一臉懵。

“衡哥,這是怎麼回事?這不是要報複葉凡和楚明心的樣子啊!”女孩問道。

鄭延衡也是滿臉疑惑,看著門口的方向,說道:

“一直都在傳徐國利有個女兒從小在國外生活,我還是第一次見到,她怎麼跟葉凡混在一起了?”

“而且,僅憑她就能扭轉徐家高層的意識?放下仇恨,巴結楚明心和葉凡?這其中肯定有秘密,徐家有秘密。”

關於徐家暗中培養武者的事,屬於家族絕密,連家族子弟都冇幾個人知道,外人更不可能知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