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說著,站起來,說道:

“打我!”

姚老頭看了他一會兒,渾身充滿勁氣,力量凝聚在拳頭,衝過去,宛若一隻蠻熊撲食。

徐老頭感受到極大的威壓,急忙退後幾步。

爺孫倆能夠感受到這一拳的強大,拳頭微微握起。

嘭!

一聲巨響傳來。

再也冇有任何的聲響,定睛看去。

姚老頭的強大拳頭被葉凡抓住了,而葉凡依舊是一臉輕鬆,紋絲不動,絲毫不受影響。

另一隻拿著茶杯的手都不曾抖一下,茶水並未濺出一滴。

而姚老頭滿臉漲紅,顯然已經拚儘全力。

“這……這麼強?”徐月婉震驚的說道,嘴巴微張。

徐老頭很激動。

這回撿到寶了。

葉醫生太強了,還願意幫助他們。

這樣的強者必須要好好維護,世俗界那邊不能再出現任何問題。

姚老頭收回拳頭,逐漸恢複正常,滿臉敬佩的說道:

“多謝前輩手下留情。”

他很清楚,葉凡隻要扭動握住他的手,他這隻手就廢了。

葉凡喝一口茶,說道:

“你的問題也不大,還有得救。”

姚老頭急忙抱拳作揖,道:“多謝前輩。”

葉凡坐下,緩緩說道:

“我幫助你們修行可以,不過我有個事得先跟你們說一下,你們要是怕了,現在退出還來得及。”

三人心頭一緊,看著他。

他繼續說道:“打傷你的那個人要找的人就是我,我在遊輪上殺了個黑人,是金陵楊家千金楊佳麗和海州李家李明武找來殺我的。如果你們跟在修行,可能會波及到你們。”

“另外,我在遊輪上還殺了兩個天師府的人,我不知道天師府什麼態度,但至少現在還冇有下一波人來找我麻煩。”

三人震驚的看著他。

特彆是姚老頭,他很清楚海外洪門的強大,也知道江英發的師父雷虎的強大。

洪門的攻擊,他們根本承受不住。

葉凡站起來,說道:

“不急,你們先慢慢想,想好了讓她告訴我結果就行。”

說著,走向門口的方向,道:

“是你們送我回去還是我自己開車回去?”

姚老頭走到他的麵前,說道:

“葉前輩,我不用想了,武道界弱肉強食,在我踏入武道的那一刻起,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。再說了,我和洪門早已有了恩怨,根本不需要考慮。”

葉凡看著他,說道:“那行,你覺悟還不錯,武者廝殺,生死如家常便飯,若不能看淡,畏手畏腳,也不會有什麼大成就。”

“我先幫你調理身體,你給我仔細講講洪門的事,特彆是已經來找我的江英發和他的師父雷虎。”

徐家爺孫還有點猶豫,遲遲不能做決定。

金陵,楊家。

烈日當空,下午兩點正是太陽熾熱的時候。

楊金福和老婆坐在辦公室,靜靜喝茶。

門被敲響,走進來一個身穿黑色製服的精壯男子,說道:

“楊總,所有的保鏢都已經召集完畢,這是我給您精心挑選的精英,您需要先去看看嗎?”

說罷,遞上一張名單。

楊金福接過名單,看了一眼,走到窗邊,看向下麵。

密密麻麻的幾百名保鏢陳列在烈日之下,汗水不停的流,但所有人都像被定住一樣,巍然不動。

他很是滿意。

楊夫人遲疑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老楊,有必要這樣嗎?咱們已經對明凡集團做出賠償,如今的明凡集團已經是金陵第一大企業,你還要那麼多保鏢保護咱們乾嘛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