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鐘宏朗沉默了一會兒,靜靜的看著他,腦子在思索著其他問題。

外人不知道,但他作為鐘家高層很清楚,鐘家的《鬼門十三針》當初是殘卷,經過家族先祖們的修複才成為完整的版本,不過丟失了一些原來的東西。

隻是外人不知,把鐘家的當成原始完整版而已。

鐘家這麼多年以來,一直都在尋找原始版,奈何一直找不到。

而且目前鐘家冇有一個人能施展出十三針,連他也不行。

正是因為重視,所以他才親自跑一趟下來。

“冇想到江南居然會出現鬼門十三針的原始版。成震,你好好養傷,我會去弄清楚的。”

鐘成震看著他,說道:“三叔,你打算怎麼做?除掉他?”

鐘宏朗站起來,來到窗邊,看著窗外白雲飄飄,雲捲雲舒,說道:

“如果真如你所說,他擁有原始版的鬼門十三針,殺掉他不是最好的選擇,得到原始版纔是最佳選擇。”

鐘成震愣了一下,馬上就恍然了。

他之前一心想殺葉凡,冇想過要從葉凡身上奪取原始版針法。

“三叔,我還打聽到一個秘密,葉凡不僅會鬼門十三針,還會陰陽九針,這是我經過多方求證得知的。”

鐘宏朗猛然轉身,看向他,眉頭一皺,道:

“你確定?他身懷兩門古針法?”

這可不是小事。

一門古針法足以支撐一個家族崛起,兩門古針法,那是前所未有的,一旦出現在燕京,必定會震驚整個醫學界。

若是鐘家得到這兩門古針法,那麼地位提高的不止是一兩個台階那麼簡單,那就是一人之上萬人之下的尊貴。

鐘成震點頭,說道:“我跟葉凡身邊的人打聽過了,確認葉凡會陰陽九針,你可以再去確認。”

目光看向一直沉默的武者林木,說道:

“葉凡是個武者,他親口承認的,而且似乎不弱,林前輩,你可要小心了。”

林木渾身散發出一股威嚴,揹著一個長方形木盒,裡麵裝的是他的兵器,眼眸裡帶著不屑,道:

“一個小年輕人,修為能有多高,若你們需要死人,我一刀便可解決。”

言語中帶著不屑、充滿自信。

鐘成震點了點頭,他還是相信林木的,看向三叔,道:

“三叔,葉凡在海州有一個醫館,平時他都會在醫館坐診,我陪你一塊去。”

鐘宏朗擺了擺手,說道:

“不急,一直以來,不少人想要從我們鐘家偷學古針法,這一次我要做的是殺雞儆猴,有我和林前輩雙重保障,拿下葉凡,也震懾某些想要盜竊我鐘家針法的人。”

鐘成震說道:“可是葉凡應該不是偷……”

“我說是偷,他就是偷。”鐘宏朗的嗓音提高,壓住侄子的話,道:

“整個華夏都知道,鬼門十三針是我鐘家不傳針法,外人擁有,那邊是偷。”

鐘成震明白了。

必須要給葉凡按個莫須有的罪名,纔有理由對他進行懲罰。

“三叔,我明白了,我給江南省醫學界發出邀請函,讓所有人來見證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葉凡對於鐘家人的到來並不知曉。

坐在醫館,給病人看病。

自從自己的聲望在海州逐漸大開,生意還是不錯的,街坊鄰居們都來看病,還有一些家族的病人過來。

收入頗為可觀。

“葉醫生,你說剛剛你用的是鬼門十三針?”高雅溪有些愣住。

葉凡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你跟了我這麼久,我挺忙的,也冇教你什麼,怎麼?你不想學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