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姚前輩抱拳,說道:“我叫姚強,你們都是葉前輩的朋友,喊我姚老就行。”

徐月婉抱拳說道:“我叫徐月婉,爺爺和姚前輩都喊我婉兒,你們應該比我大,喊我婉兒就行。”

葉凡說道:“武者大賽具體什麼時候開始?比武規則又是什麼樣的?”

姚老頭說道:“為了避開普通人群,白天舉行正規擂台賽,晚上纔是武者大賽,規則很簡單,打到對方認輸為止,若一直不認輸,可以打死,生死勿論,下了戰場,誰都不許追究責任。”

“比賽時間是明天開始,今天還有點時間,可以到處看看。婉兒,你帶葉前輩看看吧。”

徐月婉站起來,說道:“是!”

葉凡也站起來,說道:

“禿鷲,洪慶,你們在這兒待著,有什麼問題可以向姚老詢問,他在武道世界行走多年,能知道一些更加具體的事。”

葉凡和徐月婉走出去。

兩人來到江鎮的古街上,人還是不少的,還有很多穿著少數民族的服裝,時不時會看到一些雜技表演。

遊客們看得津津有味。

縱觀遊客,不少是情侶結伴而來,還有一些大肚子的中年男人挽著年輕漂亮的小姑娘,一看就知道是帶著小三來的。

“葉前輩……哦不,葉醫生,如果你想瞭解這些古建築的曆史或者故事,我可以找個當地人來給咱們介紹。”

“不用,隨便看看就行。”葉凡擺了擺手,他確實對古建築有一種情懷,但很多景區的建築本冇有故事,硬生生給人編造出故事來,破壞了觀感。

“好像有不少外地人來,而且看樣子都是一方富豪。”

徐月婉放眼望去,確實看到不少威嚴的中年男人挽著小蜜在觀賞,說道:

“很多富豪會來參觀擂台賽,知道武者的更會來參加,來這裡招保鏢、打手,不過钜富來這裡是為了結識武者。”

“姚前輩便是我爺爺在這裡結識的,當年他還很年輕。當財富積累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會想要進入另一個層次,武道世界便是一個令人嚮往的世界,不過冇有一定實力的人是不知道這個世界的存在。“

“一個家族如果能擁有武者,那便是底氣,整個江南省恐怕也就隻有我們徐家擁有武者,我們稱外來願意跟我們家族保持聯絡、互幫互助的武者為供奉。”

“其實,供奉什麼都不用做,主要就是引導我們家族有天賦的弟子走入武道,培養更多的武者,這些都是底蘊,也成為家族的底牌。”

葉凡有些不解,說道:

“武者一心向武道,追求更高的境界,你們世俗一方钜富,你們擁有的權勢在武道界根本冇有什麼用,你也是武者,應該知道武者講的是實力為尊,弱肉強食。世俗的權勢對他們完全冇有誘惑,他們憑什麼幫你們?”

徐月婉笑了笑,說道:

“葉醫生,很多武者之所以成為供奉,肯定是有互利互惠的關係在裡麵。不少武者之所以成為武者,也是無意間的事,而他成為武者之後,他還有家人、家人是世俗之人,想要發展,依靠大家族那便是最快的捷徑。“

“所以,武者成為大家族的供奉,大家族幫助武者的本源家族崛起,互利互惠。”

葉凡恍然!

原來如此,成年人的世界裡隻有交易。

“你們和姚強也是這樣的關係嗎?”

徐月婉搖了搖頭,說道:

“不是,對於姚前輩成為我們家族供奉時,我還小,不過據我爺爺所說,姚前輩是來這裡參加武者大賽,出了江鎮之後被人追殺,說是被他打得人一起來的人圍剿,姚前輩拚命逃出來,卻已經是重傷,是我爸爸救了他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