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一個新人就有人下注三個億,這是啥情況?不會有人帶著自家打手過來投資來了吧?”

“我看了一下,他的第一個對手是上一屆拳賽的季軍,應該是有點實力的,三個億估計會打水漂。”

“……”

葉凡和徐月婉的三個億已經引起一片嘩然。

人群中不斷有人在討論洪慶是誰,各種猜測,查不到任何資料,隻能盲猜。

葉凡和徐月婉已經離開賭坊,下載了APP,直接手機上操作。

兩人來到人群中,但並冇有和姚老頭他們呆在一塊,坐在人群偏後的地方。

終於!

洪慶上場了。

看到洪慶本人,很多人都一陣唏噓。

“他就是洪慶?看起來也不咋滴嘛!”

“我不相信他能贏……”

然而就在眾人的一片質疑聲中,洪慶一招秒了對手,取得勝利。

所有人都寂靜下來好幾個呼吸,隨即爆發出劇烈的呐喊。

“臥槽,這麼強?這人到底什麼來頭?”

“管他什麼來頭,一招秒對手,此人絕對不凡,我要壓他,快,壓他就對了!”

一群人蜂擁而至,前往賭坊紛紛下注洪慶。

然而洪慶的賠率已經在下一場被調成20比1,無數人心中無奈,但還是有不少人壓洪慶。

“洪慶,等會兒吃飯給你加個雞腿!”葉凡黑黑的臉,露出一口白牙,狠狠地賺了一筆。

徐月婉也賺到了,不過她冇有多大喜悅,本來就豐衣足食的她不需要太多錢,進入武道世界更不需要世俗界的錢。

“葉醫生,這洪慶是什麼人啊?”

葉凡看了一眼手機APP,上麵提示是否繼續下注,或者提現,他毫不猶豫的點了十個億下注,才緩緩說道:

“他是特種兵,超厲害的那種,如果是槍戰,我相信他會更強,不過拳腳功夫也還算湊合。”

徐月婉哦了一聲。

對於世俗界的強者,她不太感冒,特種兵在武者麵前也是不堪一擊的。

下一場擂台賽,洪慶又贏了。

賠率再次被下調。

葉凡繼續押注。

下麵的人已經瘋狂的呐喊洪慶的名字,這個新人太猛了。

接下來的八場擂台賽,都是洪慶橫掃,一騎絕塵,根本無人能夠抵擋。

徐月婉也賺了不少。

洪慶的名聲已經在這裡徹底打開。

引起到了主辦方的關注。

被關注的人還有葉凡和徐月婉兩人,畢竟兩人連續下注,把把都贏。

現在已經進行到了第九場擂台賽。

葉凡看了一下對手的戰績,感受他的力量,再看看洪慶的狀態,果斷提現十三個億,隻留下八千萬。

徐月婉跟著他操作,隻留下小部分。

突然,一位穿著民族服的女子來到兩人麵前,說道:

“兩位,先生有請!”

葉凡看了她一眼,清純、清秀的小女孩,問道:

“先生是誰?”

女孩說道:“先生便是賭坊的主管,他想見見你們。”

葉凡猶豫了一下,說道:

“好,走吧!”

跟隨女孩走進去。

來到一個豪華包房,裡麵坐著一箇中年男子,旁邊站著四個精壯保鏢,一臉嚴肅,戴著墨鏡。

男子見到兩人走進來,微微一愣,看著他們黑黑的臉,隨後做了請的手勢,道:

“兩位,請坐!”

葉凡和徐月婉坐下,眼前的茶香味逐漸瀰漫。

中年男子點了一根雪茄,猛抽一口,吐出大量的煙霧,笑著說道:

“在下姓房,你們可以喊我房先生,我剛看到兩位連續下注一個新人,這第九場又取出大部分,為什麼不下注了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