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很平靜的喝了一口茶,看了一眼旁邊一直沉默的徐月婉,說道:

“你不下注?”

徐月婉拿出手機操作,下注了二十個億。

“哈哈哈,好。”房先生開懷大笑,這回要把輸掉的全部賺回來,說道:

“馬上安排他們兩人上場。”

女孩走出去。

房先生拿起旁邊的遙控器,按了一下,對麵出現了一個熒幕,投影儀打開,外麵擂台賽的畫麵出現在熒幕上。

禿鷲上場了。

他對手也上去,是一個臉上有三道疤的男人,身高一米九幾,體型龐大,渾身肌肉,凶神惡煞的模樣。

他的出現瞬間燃爆全場,無數人在歡呼。

下麵觀眾一麵倒的支援。

很快,開打!

葉凡喝一口茶,平靜的看著。

禿鷲以守為攻,讓對手出招,對手招招致命,出手極狠,不過禿鷲基本都能躲避過去。

他要做的是摸清楚對手的實力和招式。

房先生看到這一幕,嘴角揚起,說道:

“連出手的機會都冇有,這就是你帶來的強者嗎?”

話音剛落!

禿鷲動了!

一拳擊出,整個現場瞬間寂靜。

兩位選手彷彿被定格般。

“啊……”

一聲慘叫傳來,對手的手臂一瞬間爆破出三節骨頭,胳膊肘、肩膀和手腕三處露出白森森的骨頭。

噗……

一口鮮血吐出,臉色瞬間蒼白。

房先生愣住了,難以置信,咬牙切齒,拳頭緊握,看向葉凡,道:

“這……他到底是什麼人?”

葉凡抿一口茶,緩緩說道:“無敵之人,不好意思,我又賺了一筆。”

禿鷲主動進攻,三兩下將對手打趴下。

現場觀眾雖然驚愕,不過很快就為禿鷲歡呼起來,嘴裡不停的呐喊禿鷲的名字。

正當葉凡準備提現出兩百五十億時,發現係統提示出現錯誤,頗有幾分無奈,說道:

“你們這是耍賴啊?我可不喜歡耍賴的人。”

房先生麵色凝重,盯著他,問道:

“敢問尊姓大名?”

葉凡毫不猶豫的說道:“中海池家池文昊。”

房先生盯著他黑黑的臉看了好一會兒,說道:

“原來是池少,池少,我昨晚跟你爸喝過酒,你這樣不太厚道吧,我給你一百個億,如何?”

“不如何!”葉凡冷笑,毫不在意。

房先生旁邊的四個保鏢已經做好戰鬥的準備,隻等一聲令下。

房先生眼神裡的殺意不再掩飾,憤怒不再壓製,說道:

“不配合,你們走不出這個房門。”

葉凡抖動二郎腿,緩緩說道:

“我為什麼要走出去呢,我的錢還冇拿到呢。”

房先生站起來,猛抽雪茄,來到窗邊,說道:

“哼,還想拿錢,給我收拾他們。”

四個保鏢聞聲而動,拳頭大勢瞬間暴起,巨拳殺來。

葉凡依舊坐在沙發上,一動不動,緩緩說道:

“搞定他們!”

徐月婉動了,縱身一躍,憑藉雙手擋住了四個精壯男子的拳頭,隨後傳來哢嚓聲響。

聲聲慘叫傳來。

片刻功夫,四個精裝保鏢已經癱在地上。

房先生終於緊張了,看著地上的保鏢,臉色蒼白,盯著葉凡兩人,說道:

“你們……你是武者?”

葉凡第一次看到徐月婉出手,還算合格,乾淨利落,冇有糾結,殺伐果斷,是個修煉的好材料。

“我們趕走進來,就有信心走出去。”葉凡很隨意,漫不經心的說道:

“看到他們的下場了吧?給你三十秒的考慮時間,不讓我們提現,你會比他們更慘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