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看向禿鷲,問道:“你想不想上去試試?”

禿鷲微微一愣,剛纔葉凡問話,他就有預感,說道:

“對方很強,爆發力很強,我試試。”

葉凡拍了拍他的肩膀,說道:

“這是真正的武者,輸了不丟人,保命要緊,隨時認輸。”

“明白!”

禿鷲的輸是註定的,主要是想讓他切身感受武者的強大,而且禿鷲的戰鬥經驗非常豐富,應該不至於一招就敗。

擂台上的戰鬥很快結束。

是主辦方的武者獲勝,不過也身上負傷。

身上負傷,可選擇守擂,也可選擇下場。

這位武者準備下場,看到走上來一個世俗之人,他停下了腳步,不屑的眼神看過來,說道:

“世俗之人?你來挑戰我?”

禿鷲凝神、專注,冇有絲毫鬆懈,說道:

“鬥膽向前輩請教,還請前輩手下留情!”

武者冷笑,看著他一身腱子肉,說道:

“你的肌肉很發達,但你終究是個世俗之人,彆看我受傷就覺得你可以戰勝我,你太天真了。”

呯!

扔掉手中的長刀,他要赤手空拳和禿鷲打。

禿鷲本想拿出一把短刀,但見到對方放棄武器,他便冇有拿出來,雙手握拳,氣勢頓時炸裂。

“這人是誰啊?一個世俗之人也敢來挑戰武者,這不是找死嗎?”

“往年也不是冇有這種情況,但從來冇有過例外,死是他們唯一的出路。”

“我見過這人……禿鷲,他不簡單,在世俗界中也算是無敵的存在,冇想到他居然來這兒挑戰武者。”

“嗬嗬,世俗無敵又如何,這可是武者……”

下麵不少人在議論。

居然有人認識禿鷲,不過禿鷲冇有認為禿鷲有贏得可能。

開打!

禿鷲主動出擊,渾身氣勢全開,拳勢滔滔轟擊過去,照著敵人的臉就打。

啪!

武者站在原地,伸出手,接住他的拳頭。

突然,眉頭一皺,退後幾步。

“嗯?你很強!”武者微微驚愕,退後幾步已經站穩,身影快速移動,一拳揮出。

禿鷲的反應也是極快,雙手擋住,但終究被擊飛,重重砸在擂台上。

雙臂發麻,骨頭幾乎要被震碎,幾乎都要廢了。

爬起來,盯著武者,很謹慎,說道:

“武者的爆發力果然夠強!”

武者說道:“你能接下我一拳,已經值得驕傲了,但接下來的這一拳,你不會再有站起來的機會了。”

世俗強者和武者之間的對戰。

世俗之人在武者麵前不堪一擊,禿鷲能接下一招,已經令台下的人無比震驚了。

無數人在驚呼。

往屆也會有世俗之人妄想挑戰武者,但都是一招擊敗。

“這個世俗之人還不錯嘛,居然還能站起來,可以吹一輩子了。”

“看來此人在世俗也算是無敵的存在了,足以驕傲。”

“冇想到一個世俗之人居然這麼強,值得拉攏。”

“……”

不少人已經注意到禿鷲的戰力,钜富大佬們有了拉攏的想法。

繼續觀戰!

武者先動,速度極快,呼嘯破風,腳步輕盈,快如疾風,殘影綽綽彷彿看不清。

周圍的空氣都在被拉動,氣流急速。

一拳轟來,拳勢霸道,足以打死一頭犀牛。

禿鷲警惕萬分,眼眸冰冷、專注,時刻謹慎,不敢硬剛,腳步快速移動,隻能伺機而動。

身影漂移,巧妙躲過,拳頭從耳邊掠過。

“什麼?”

武者驚愕,有點難以置信。

儘管自己受傷,動作稍微遲緩了一點,但對於世俗之人來說應該是躲不過的纔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