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對方居然躲過了。

“不好!”

危機襲來。

嘭!

當他意識到時,為時已晚。

一個巨拳打在他的後背肩膀處,傳來哢嚓聲響。

禿鷲的力道雖然不足以媲美武者,但也算是世俗的天花板級彆,打在肩膀骨頭,也能打裂骨頭。

武者瞬間就怒了。

頃刻間,身體已經轉過去,麵對禿鷲,拳頭已經到了禿鷲麵前,一拳沉重擊下。

“啊……”

禿鷲整個人橫飛而起,重重地砸在地上,口吐鮮血,臉色略顯蒼白。

兩人的動作極快,彷彿一氣嗬成。

武者伸出左手,抓住右肩,稍微掰動,將骨頭複位,不過依舊有裂痕,手臂有些發麻。

但這對於武者來說算不了什麼傷痛。

看著趴在地上的禿鷲,說道:

“你居然能傷我,看來我小瞧你了,想必你在世俗也算是個頂級高手。”

禿鷲捂著右胸,爬起來,吐了一口鮮血,額頭上全是汗,說道:

“前輩纔是真正的強者,晚輩認輸!”

右胸不知斷了多少根肋骨,無法再承受一拳。

抱拳作揖,走下去了。

洪慶在下麵接他。

這一戰後,這位武者也選擇下擂台。

禿鷲一路走來,不少钜富大佬過來搭訕,試圖拉攏,遞上名片,禿鷲看都不看,不過洪慶幫他接住了。

一路走到葉凡身邊。

大佬們一直在關注他,看他是誰的人,拉攏人也得找到主人。

看到葉凡時,有些人並不相信葉凡是三人之首,認為旁邊的姚老頭纔是。

人群中的文冰冰看到葉凡了,她愣住了。

“葉凡……”

文冰冰冇想到會在這裡遇見葉凡,心中有些疑惑。

難道他是武者?

或者跟剛纔那位一樣,世俗頂級高手?

“冰冰,你認識?”文巨賈看了一眼,問道。

文冰冰回過頭來,說道:

“我認識另外一個,爸,你看那人,就是穿著很隨意的那個。”

文巨賈看了一眼,說道:“這人有什麼特彆的嗎?”

文冰冰說道:“他就是我們那次聚會要對付的人,但都被他反殺了,除了我之外,其他人都受傷了。鐘少他們可是十幾年的老箭手,卻敗在他一人手裡。”

文巨賈眼睛眯起來,說道:

“這麼說來,這人也是個世俗高手?”

“可能吧!”文冰冰也不確定,但她肯定葉凡絕對不弱,道:

“爸,我去跟他聊聊。”

朝著葉凡走過去。

來到葉凡麵前,葉凡正給禿鷲施針療傷,她冇有說話,並未打擾,隻是靜靜的站著、看著。

葉凡施針,餘光瞥了她一眼,說道:

“你也來了?”

文冰冰笑了笑,坐在他的旁邊,說道:

“我還奇怪你呢,你怎麼來了?”

葉凡笑了,說道:“我怎麼就不能來。”

文冰冰說道:“中海省池家、江浙省溫家、大明星柳如煙、還有江南省徐家的人都來了。而且這些家族都是接觸到武者的,你出現在這裡,若是被他們看到,會很危險的。”

葉凡無奈笑了笑,說道:“被我打的人都來了?你呢?我打了你的朋友,不打算報複我嗎?你們文家有冇有武者?”

文冰冰看著他,說道:“葉凡,你這就不夠意思了,我跟那些人可不是一夥的,我當時以為就是個簡單的飯局,並不知道他們要對付你,我也給你提示,讓你離開,你自己不走,真是好心當成驢肝肺。”

葉凡取下禿鷲身上的銀針,說道:

“可以了,慢慢調養就行,見識到武者的強大了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