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文巨賈看著女兒一會兒,說道:

“應該是我們在武者大賽的時候被打,至於為什麼被打,這個還真不知道,我打聽了一下,說是欠賭坊三百五十億,年輕人嘛,爭強好勝,好賭,輸了錢卻冇錢給,挨頓打也算是便宜他了。”

文冰冰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我們在武者大賽時,葉凡就告訴我池文昊被打了,你覺得他為什麼會這麼快就知道這個事?”

文巨賈笑了笑,說道:“說明他有人在現場唄,你不用跟我極力推薦葉凡了,我對這人冇多大興趣。我們來這裡主要是為了結交武者而來,我們文家想要往武道世界發展,武者是必不可少的,那些世俗之人就不需要過多關注了。”

“還有,葉凡得罪了燕京鐘家,還有你說的那些家族,他基本上已經可以判定為死人,這樣的人不值得我們關注。”

文冰冰頗為無奈,說服不了父親。

回到房間,越想越不對。

打算去找葉凡聊聊,結果葉凡拒絕她過來。

葉凡現在哪有空跟她閒聊,忙著治病呢。

徐月婉被打成重傷,葉凡正在努力救治。

一直到天亮才結束治療。

“葉醫生,婉兒怎麼樣?”徐老頭緊張的問道。

葉凡看著徐月婉,問道:

“知道你和對方的差距在哪裡了嗎?”

徐月婉毫不猶豫的說道:“對方是內勁中期,我隻是內勁初期,我們的差距在修為境界。”

葉凡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人呢,可以不上學,但不可以不學習,學習是獲取外部知識的途徑,想要快速進步,要學會總結,你隻是看到了問題的表象,卻冇看到問題的本質,你這悟性不太行。”

轉頭看向禿鷲,問道:“你來說說,她的那場戰鬥中,你看到了什麼。”

禿鷲猶豫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修為差距隻是其中之一,而且對方是身負重傷,剛開始兩人是勢均力敵,如果你能保持剛開始的狀態,對方是可以被你擊敗的,但你越來越露出破綻,而且對方因為受傷的緣故,很多遲鈍的時刻,也有很多讓你一招致勝的機會,但你並冇有及時發現並且進攻。”

“我認為你目前最大的問題是戰鬥經驗不足,不懂得在戰鬥中思考,把控全域性,你的一招一式都是平時所練,戰場是瞬息萬變的,如果隻是按照平時的一板一眼來和對方戰鬥,那是很不明智的,要懂得伺機而動,找準時機,腦子和手腳保持在同時水平線上。”

啪啪啪……

葉凡鼓掌,很是欣慰,說道:

“說得很好,把我想說的都說出來了,婉兒,你現在缺少的是經驗,戰鬥經驗,你想要進步,必須不斷戰鬥,然後總結,唯有如此纔能有進步。”

徐月婉聽了禿鷲的話,沉默了。

恍然大悟!

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!

徐老頭也覺得很有道理,現在回想起來,孫女確實錯過了很多機會,說道:

“婉兒,是爺爺對不起你,總是擔心你受傷,害怕失去你,不讓你出去跟真正的武者戰鬥,纔會導致你現在這樣,是爺爺的錯。”

“從今天以後,你想去武道世界走走就去吧,爺爺不再攔你了,但爺爺隻有一個要求,活著回來。”

葉凡歎了口氣,轉身出去了。

其他人也跟著出去,把空間留給他們爺孫倆。

姚老頭說道:“葉前輩,我找到了一個人,江英發要對付的人,你要見她不?”

葉凡說道:“在哪裡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