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從未後悔參與驅逐洪門,我恨隻恨當年冇有將洪門之人屠殺乾淨,讓他們在海外快速崛起,如今已經是一方霸主,有了重返華夏的野心。”

墨幺緊握拳頭,怒道:

“原來是漢奸,奶奶,這有什麼好隱瞞的,你一直不告訴我。”

墨依柔說道:“我是不想你再跟洪門染指,如今的洪門不是你可以染指的,在國外得到很多國外武者的扶持,如今的強大已經超乎想象,你若染指,必死無疑。”

墨幺再次說道:“咱們華夏有神龍組,難道他們不管嗎?任由漢奸回來複仇?”

墨依柔說道:“我也不知道神龍組是怎麼想的,至少現在冇看到有什麼動作。”

當年的墨依柔參與驅逐洪門的戰鬥,也隻是個小人物,像這樣的小人物太多了。

正是無數的小人物加起來才形成龐大的力量。

她也為此犧牲了很多,一生未婚,後來遇到墨幺,見他身世悲慘,這才收養。

她和姚老也是在當年認識的,當年還暗生情愫,隻是後來不了了之。

“犯我華夏者,雖遠必誅!”葉凡手中的茶杯呯的一聲,破碎了,說道:

“我先給你療傷,至於江英發,我殺定了,就算雷虎來了,我也照殺不誤。”

葉凡拿出銀針,引動體內氣流,一股溫和的氣息開始在房間內瀰漫。

“你是醫生?”墨依柔有點詫異。

姚老頭笑了笑,說道:“葉前輩一直生活在世俗,以醫生的身份行走,這算是第一次徹底接觸武道朋友。”

她的內傷很嚴重,葉凡調動體內靈氣灌溉,滋養。

同時和她商量引誘江英發出來的計劃。

葉凡並不打算暴露自己的身份,也不打算在眾目睽睽之下動手。

良久之後。

葉凡和姚老從公寓離開。

“葉前輩,其實神龍組的人已經注意到江英發,他在金陵鬨出那麼大動靜,肆意屠殺世俗之人,神龍組已經有人出動來解決此事。”

“神龍組會如何解決?”

“如果不是洪門,而是其他人這樣做,神龍組會帶回去進行審判,但洪門比較特殊,具體如何做,我也不是很清楚,也有可能會直接殺掉。”

“姚老,你覺得為什麼神龍組作為守護華夏武道世界的組織,卻允許洪門重返華夏,選擇視而不見呢。”

“這個……我也不清楚,可能神龍組有自己的考慮吧。”

神龍組作為國家的武道世界組織,肩負著守護華夏武道界的職責,按理說,漢奸想要重返華夏,他們應該出手阻止纔對。

現在卻放任不管,任由洪門的人重返華夏,屠殺當年參與驅逐洪門的人,這些人可都是當時的功臣,這般放任,豈不是寒了功臣的心?

葉凡想不明白,不想了。

徒增煩惱。

回到家中。

已經是下午,葉凡打算休息一下。

接到霍天南的電話。

“霍總!”

“葉醫生,最近不少人打電話找我,想要瞭解你的情況,這是怎麼回事啊?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。”

葉凡愣了一下,說道:“具體是什麼人?”

“就是海州一些一流家族和二流家族,說想要知道你的事情,我說了你是醫生,但他們說你還有其他身份或者有什麼厲害的本事,反正他們就是不信,甚至還有人親自找到我,當麵詢問。”

葉凡思索了一會兒,海州的一流家族和二流家族?

應該是徐家的臣服,引起了這些家族的注意,不知如何應對,明凡集團究竟有何魔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