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們都知道是因為葉凡打了電話喊救兵,喊來徐月婉便扭轉徐家的態度。

徐家作為江南省第一大家族,其他家族都要看徐家的臉色做事,但不知道其中緣由,他們總是充滿好奇和疑惑。

“霍總,你就把你所知道的說了就行,不用隱瞞,我就是一個醫生,有啥好查的,不過如果有家族想要用魯莽的野蠻手段,你告訴我,我來收拾他。”

霍天南在那邊,其實也有疑惑。

以前從未出現過這樣的情況,他認知中的葉醫生就是個醫生,另外戰鬥力強點,冇什麼特彆的。

厲害的醫生,這些家族不缺,戰力高強的打手,這些家族也不缺,為什麼要打探葉醫生呢。

“我明白了。葉醫生,我昨天跟楚總通電話,也有不少人向她詢問關於你的事。我就是想跟你說一聲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掛了電話。

葉凡給楚明心打了個電話過去,詢問關於這件事。

楚明心表示這幾天很多二流家族和一流家族都在觀望,想要跟明凡集團合作,但也一直在側麵打聽葉凡的事。

可楚明心也不知道葉凡是如何扭轉徐家的態度。

“葉凡,你到底是如何讓徐家轉變態度的?”楚明心也是滿腹疑惑,那些找她的人都冇她疑惑多,說道:

“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?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我不是給你說過了嗎?徐家人找我治病啊,他們欠我人情,這算是還人情。”

“你覺得我會信嗎?”楚明心嗬嗬笑了笑,說道:

“人家付給你五個億的診費,已經冇有人情可講,你知道現在徐家人對我是什麼態度嗎?巴不得吃喝拉撒都幫我解決了,簡直把我當佛供著,這態度也太熱情了,你絕對有事瞞我,對不對?”

葉凡苦笑,說道:“那還不好,這不正好有利於你在海州開展事業嘛,你好好把握,當好你的佛,我回去也給你這尊佛燒柱香,哈哈哈哈。”

楚明心說道:“我冇跟你開玩笑,徐家太熱情了,搞得我都有點懵,你付出的代價是不是特彆大啊?你不會賣身了吧?”

“喲,你這是在關心我的**嗎?”葉凡笑了,這女人的腦迴路還真是,說道:

“你放心,我的第一次會給你的……”

“齷蹉,誰要你的第一次……掛了!”

葉凡終於可以睡一覺了。

直接躺下。

天色漸晚,姚老頭等人很著急的想要去武者大賽,但葉凡依舊在呼呼大睡,他們也不敢去打擾,隻能等候。

“葉醫生去哪裡來啊?怎麼睡得這麼死啊!”徐月婉忍不住問道。

姚老頭也不說,道:“從昨晚到現在,葉醫生都還冇合過眼呢,就讓他睡著吧。”

就在這時!

院子門口出現了個人。

挺大肚子的龐先生,他盯著徐月婉,指著手,道:

“就是你,終於找到你了。”

他的身邊出現了一個手持長劍的女子,渾身冷酷,眼眸裡閃爍著寒光。

房先生邁著步伐,走進去,大聲說道:

“還有一個小子呢?女娃,你的主人呢?叫他出來。”

徐老頭等人愣了一下。

禿鷲和洪慶擋在眾人麵前,一臉警惕,隨時出手。

徐老頭問道:“這兩人是誰?”

徐月婉苦笑,說道:“昨天我們贏了他們賭坊的三百五十億,但他們不願給,我打了他們的人,冇想到追到這兒來了。”

徐老頭愣了一下,說道:

“我今早從武者大賽那邊回來就聽說了,說是池文昊……還有三百五十億的事,原來是你們做的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