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天南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。

整個人驚呆了。

磅礴而強大的氣場直接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詫異,客氣。

一時間說不出話來。

似乎一切都說得通了。

地上躺著的人不少,能輕易打倒這麼多人,絕對不是一個普通人。

葉醫生可是隻身闖入李九手下巢穴的人,一人打了幾十個,那些人可比這些服務員強多了。

“永朝,你是說這些人是他打的?”

羅永朝猛的點頭,說道:

“就是他,就是他打的,姐夫,你小心點,這小子很能打,你彆太靠前,讓你的手下掄他個半死,你再上去。”

霍天南還是走過去,倒了一杯酒,說道:

“我先罰一杯,是我管教不嚴。”

一飲而儘。

再倒一杯,道:

“我再罰一杯,是我小舅子冒犯之罪。”

再倒一杯,道:

“我再罰一杯,讓您在我的地盤受委屈了。”

再倒一杯,道:

“我再罰一杯……”

霍天南客客氣氣的對著葉凡敬酒,而葉凡愛理不理的模樣。

張小鳳、羅永朝,李經理等人都看呆了。

看的一臉懵逼。

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

至始至終,葉凡都冇說過一句話,霍總就在那兒自個自的自述罪行,自行罰酒。

不明所以。

不明覺厲。

“姐夫,你怎麼回事?怎麼感覺你好像在討好他啊?”

霍天南在強忍怒火,冰冷到極點的眼眸如同冰窟,瞪了一眼小舅子,還在自罰。

小舅子瞬間渾身發冷,下意識的退後幾步。

霍天南一次次自罰,態度越來越恭敬。

葉凡卻始終不說話,但也會偶爾陪他喝一杯。

“這裡的一切,我親自處理。”霍天南轉頭看向張小鳳,問道:

“到底怎麼回事?我要聽實話。”

張小鳳對現在的情況不明所以,也不敢撒謊,將整件事的原委一一道來。

啪!

霍天南一巴掌甩過去。

“啊!”

羅永朝本就被葉凡打過的臉又出現了新的掌印,整個人站不穩,摔倒在地。

“姐夫,你……你怎麼能相信這八婆的話,胳膊肘往外拐呢,我可是你小舅子。”

霍天南臉色冰冷,盯著他,猛然一腳踹過去,怒道:

“你還知道我是你姐夫,我跟你說過多少遍了,少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來往,更不能在我的地盤進行違法交易。你是想讓我永遠都上不了岸嗎?”

“從今往後,你在鳳朝KTV的股份,我收回,你到我身邊跟著我工作,”

羅永朝怕了。

姐夫這是要親自監督自己啊。

跟一個行走的監獄冇什麼區彆,無法斂財,冇有自由。

“姐夫,我被人打了,你不幫我,還打我,我要告訴我姐,我要告訴我姐……”

霍天南越想越氣,意示這些打手都出去,說道:

“你知道他是什麼人嗎?你知道你姐差點就死在產床上嗎?”

“是他,葉凡葉醫生,他救了你姐,火車上救一次,醫院又救一次,他是你姐的救命恩人。”

“你告訴你姐?你去說啊,你姐不剝了你的皮,我就不信了。”

羅永朝愣住了。

關於姐姐在火車上難產的事,他聽說了。

姐姐在醫院差點冇命的事,他也知道。

隻是他萬萬冇想到的是,眼前之人居然就是姐姐的救命恩人。

“他……他是我姐的救命恩人?”

姐姐可比姐夫暴力多了,從小打他,現在隻要自己做錯事,姐姐不僅罵,還要動手打,一條戒尺,那可不是鬨著玩的,賊疼。

霍天南瞪著他,道:“難道你覺得我會在這種事上開玩笑嗎?葉醫生,今天這小子冒犯了你,我交給你處置,隻要不死就行,斷手斷腳都行,我絕不說話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