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禿鷲等人趕緊拖著重傷之軀逃出劍氣鋪蓋範圍。

周圍的空氣彷彿已經佈滿了肉眼看不見的劍氣,女子手持利劍,長髮飄飄,如同一個仙女般。

劍鳴不斷嗡響,劍身泛起淡淡的乳白色劍芒。

眼神如刀,專注、凝神。

咻!

一片葉子從屋內飛出,彷彿化作一道劍芒,劃破長空,直逼腹地,所過之處,空氣被切開。

來了!

武者女子雙手持劍,死死的盯著這片化作利劍般的葉子,縱身一躍,利劍怒斬而下。

道道綽影形成的弧度,優美卻淩厲,斬向樹葉。

呯!

利劍和樹葉碰撞上了。

劍勢磅礴而淩厲,卻被樹葉之芒穿透,破解,更是擊打在劍身。

一聲清脆的金屬斷裂。

女子手中利劍斷了。

頓時震驚,想要躲避依舊強勢殺來的樹葉,卻已經來不及。

噗……

樹葉擊中女子的胸口,直逼心臟部位。

整個人橫飛向遠方,重重的砸在一棵巨樹上。

“啊……”

女子發出慘叫,從樹乾上滑落下來。

臉色蒼白、喘著粗氣,難以置信的低頭看向胸口。

那一片樹葉已經穿透衣服,刺進心臟部位,隻要再深幾毫米就觸碰到心臟。

這是對她手下留情了。

在那一刻!

她彷彿看到了死神索命,死亡的恐懼感蔓延全身。

嘴裡不斷溢血,臉色蒼白。

所有人都驚呆了。

一片樹葉竟然能有這麼強的威力。

“這……前輩,您……您怎麼樣?”房先生反應過來,急忙跑過去,看著女子胸口上的樹葉。

鮮血不停的流,浸泡女子的衣衫。

他急忙攙扶,小心翼翼。

冇想到居然在這裡遇到這般強者。

彆說是他,姚老頭震驚不已。

“怪不得葉前輩根本就看不上我們這些人,原來他這麼強。”

“看來殺江英發有希望!”

心中大喜。

高人竟然在身邊。

還好有世俗那邊拉攏,不然就要與高人失之交臂。

武者女子站穩,冇有拔出樹葉,看向房門的方向,抱拳作輯,道:

“多謝前輩手下留情,這三百五十億,我們不會再來追回,隻不過我有個問題。”

“說!”

“前輩乃是武道高人,世俗錢財於武者並冇多大用處,前輩為何如此?”

“玩唄!”葉凡坐在屋內,翹著二郎腿,漫不經心的說道:

“來都來了,就不能玩玩嗎?”

武者女子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能,晚輩告辭!”

在房先生的攙扶下,兩人離開了。

葉凡見兩人離開,這才推門出來,看著受傷的四人,無奈說道:

“你們咋不叫醒我呢?”

其實,武者女子來的那一刻,他就感應到了。

他想要讓禿鷲和洪慶感受武者的強大,想讓徐月婉多經曆生死決戰,有他看著,不會讓這些人死。

四人走過去。

姚老頭說道:“前輩一天一夜未睡,不想打攪你,今日見到前輩出手,姚某算是見識到草木皆兵,抬手間可斬敵於千裡之外。”

葉凡看著他微微一愣,說道:

“繼續說啊?怎麼不繼續啊,我喜歡……”

“……”姚老頭一陣無語。

你確實很強,但能不能假裝謙虛一下。

徐月婉突然單膝跪下,抱拳作揖,抬頭看向葉凡,鄭重說道:

“晚輩徐月婉向跟在葉前輩身邊修行,想拜葉前輩為師,不懼洪門,不懼仇敵,還請前輩收我為徒。”

“額……”葉凡冇想到她突然來這麼一出,說道:

“我不收徒哈,麻煩,冇時間教,出去被打了,我還得出去給你報仇,麻煩,麻煩,不收,不收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