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額……”徐月婉有點尷尬。

第一次主動拜師,卻被拒絕了。

徐老頭走過來,急忙說道:“葉前輩,我孫女一心向道,很勤奮,可以為你解決很多事,你不方便的事情,她能解決。”

葉凡歎了口氣,輕輕拍了拍洪慶和禿鷲的肩膀,說道:

“我不方便的事,有他們兩人。”

徐老頭也有些尷尬。

今天算是見識到葉凡的實力,若是孫女能拜葉凡為師,那將是一種榮耀,對於家族往武道世界發展有著極大的幫助。

葉凡也感覺到氣氛有點尷尬,說道:

“我在海州這段時間,你可以跟他們兩人在一塊,我指導他們時,順便指導你,但我們冇有師徒之名,我先跟你說清楚,以後出去也彆說我是你的師父。”

徐月婉雖然心中有些失落,但能得到這般強者的指導已經是萬般榮幸,急忙說道:

“多謝前輩,晚輩定會認真學習。”

葉凡看著四位傷員,說道:

“我先給你們療傷,今晚你們就彆出去了。”

這種劍傷不想內傷或者中毒,不能快速痊癒,葉凡施針處理,皮膚傷痕得等它慢慢長回來。

不過日程生活是不會受到影響的。

處理好四人。

葉凡和徐老頭前往武者大賽現場。

“葉凡,你跟我來!”

文冰冰突然跑過來,拉著葉凡往角落裡走去,還四處張望,似乎在警惕什麼。

“怎麼了?神神秘秘的。”文冰冰小聲說道:

“你老實跟我說,是不是你贏走了正規拳賽的三百五十億,然後嫁禍給池文昊?所以你昨晚就知道池文昊會被打。”

葉凡一臉無辜,說道:“無憑無據,你可彆冤枉我,我可不是那種人,我為人正直、經常扶老奶奶過馬路、幫老爺爺推車、幫張寡婦挑水……”

文冰冰白了他一眼,打斷他的話,道:

“你還真是不正經,我都知道了。賭坊那邊的人已經查出來了,他們很快就會找上你們的,你小心點吧,賭坊那邊可是有武者存在的,我知道你身邊也有一個武者,但賭坊那邊深不可測,恐怕你的武者擋不住。”

葉凡很平靜,冇有絲毫緊張,道:

“你拉我到這兒就是為了告訴我這個?謝謝你!”

文冰冰看他的表情,有些詫異,道:

“你怎麼一點都不緊張啊,你是不是不知道其中利害,武者的強大你難以想象,你看擂台上,這可不是世俗高手能夠抵擋的。而且池家的人正在找你,池家也有武者在這裡,一旦被找到,你就死定了,你趕緊離開吧,躲得越遠越好。”

葉凡看著她,很嚴肅,道:

“你為什麼三番兩次幫我?我們在飯桌上也就第一次見麵,你卻屢次幫我,為什麼?”

“額……”文冰冰自己也愣了一下,說道:

“我也不知道,反正也是我的舉手之勞,你就彆問那麼多了,趕緊逃命去吧。”

葉凡很隨意,走向自己的座位那邊,道:

“逃?不是我的風格,我等著暴風雨到來……江英發……”

話音未落,看到擂台上出現了江英發。

他上擂台了。

江英發披肩長髮,手持一把長刀,眼眸冰冷冒著寒光,盯著眼前的一位老婦,緩緩說道:

“洪門,江英發!”

老婦聽到這話,頓時臉色一變,道:

“你還是來了,但我無悔當年之事,洪門必須驅逐華夏。”

老婦當年也參與了驅逐華夏的行動,也成為江英發覆仇的對象,她雖然有些害怕,畢竟感應到對方明顯強於自己。但她無悔當年之事,也無懼江英發如今來尋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