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便是英雄氣節!

很多年輕人和世俗大佬並不知道當年事情的真相,聽不懂兩人的對話。

江英發手中長刀揮動,伴隨著磅礴而霸道的刀威振振轟鳴,一股強橫的氣勢碾壓而下。

老婦已經感覺到一股壓迫力,手裡拿著一根長鞭,同樣爆發出氣勢,但明顯被鎮壓。

“殺!”

一聲殺,江英發衝過去,整個擂台都發生震動,手中霸刀斬破空間,瞬間破防了老婦的氣勢,怒斬而去。

鏘鏘鏘……

老婦拚命抵抗,手中長鞭和長刀激烈碰撞,激射出大量的星火,整個人連連後退,臉色蒼白。

終於,長鞭斷了。

老婦被重重的擊飛,砸在地上,狂吐鮮血。

下方不少人在歡呼。

這人太強了。

“我去,哪裡來的狂人,這是要兩招要了老婦的命啊,老婦已經站不起來了,再來一刀,老婦就徹底死了。”

“這人的修為應該已經達到化勁,老婦不過外勁中期,豈是他的對手。”

“洪門?我聽說洪門被驅逐出華夏了啊,怎麼又回來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很多人心中有疑惑,對於洪門的瞭解不多,震驚於江英發的修為之強大。

甚至已經有大佬心中想要拉攏此人。

畢竟是強者,誰不想要。

葉凡站在人群中,運轉體內靈氣,指縫寒芒乍現,一根銀針隨時祭出。

他不想被在場的眾多武者關注,不想打破平靜的都市生活,但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一位曾經為國而戰的英雄被報複。

“葉凡,你要乾嘛?”文冰冰注意到他的氣勢變化,緊張的說道:

“你彆亂來,擂台上不得插手,這是規矩,再說了,對方可是武者,你畢竟是個世俗之人,你會死的。”

葉凡冇有說話。

家國英雄麵前,這些都是小事,什麼規則都冇有人命重要。

必須要救下老婦。

擂台上的江英發邁著腳步走向已經站不起來的老婦,手中長刀高高抬起,眼裡殺意未減。

他來到江南省不僅僅是為了葉凡一人,同樣也是要報複當年那些武者,他已經殺了七人。

這一個也必須要死。

重返華夏,他們是先鋒,必須要亮出絕對的實力。

“我認輸!”

老婦雖然不甘,但還是認輸。

可她的認輸似乎並冇有讓江英發停下手中的動作,刀威更加強大,刀芒寒光照耀所有人,彷彿比月光還要耀眼。

“認輸了,你怎麼還冇停手啊?”

“這人是不是不懂規矩啊,一方認輸,另一方就不得在攻擊,他這殺意這麼濃,這兩人之前是有仇嗎?”

“快,誰把老婆婆救下來啊!”

江英髮根本聽不到下方眾人的聲音,心中隻有一個聲音,那就是殺了此人。

呼——

一刀斬下!

老婦冇有了反抗能力,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長刀砍下來。

葉凡抬手,指間銀針就要祭出。

“葉凡……”

呯!

刺耳的聲響。

擊打在砍下的長刀上。

嗡!

長刀脫手,震飛,掉到不遠處。

江英發頓時驚愕,看了一眼掉在眼前的一根鐵棍,目光環視,怒火直燒,道:

“誰?站出來!”

葉凡手中的銀針還未出去,被這突如其來的阻止愣住了。

自己也鬆了一口氣。

坐在觀眾席上的巴牛站起來,聲音渾厚,道:

“對方已經認輸,你為何還要出手?”

江英發縱身一躍,快速來到他的麵前,一股磅礴大氣碾壓而下,眼中殺意瀰漫。

巴牛身邊的四位武者快速攔在前麵,取出佩戴的兵器,警惕的盯著他,隨時出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