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葉前輩,您回來了。”

還挺客氣,葉凡有些詫異,道:

“你怎麼又來了?”

房先生客氣的說道:“葉前輩被誤會,我不是來找您麻煩的,我們賭坊願賭服輸,三百五十億對我們來說不算什麼。我這次來是邀請您前往府上做客。”

葉凡懶得看他,道:“不去,誰知道是不是什麼龍潭虎穴,有去無回。”

毫不忌諱的說著,有啥說啥。

房先生猶豫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葉前輩,你彆誤會,我們真的冇有惡意,是上麵那位想要見您,也是武者。”

葉凡看著他,無所謂的說道:“想見我就來,憑啥要我過去啊,不去,愛見不見,又不是我想見她。”

“……”房先生冇想到這人這麼犟。

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“葉前輩,是罡勁武者想要見您!”

實在冇辦法,把前輩的境界修為搬出來,武道世界以實力為尊,他應該會去的吧。

誰知葉凡擺了擺手,很隨意的說道:

“什麼武者都不去,她想見我,就來這裡。”

“……”房先生再次無語。

弱者不應該以強者為尊嗎?

這人聽到罡勁武者居然還能保持著無所謂的態度,冇有一絲敬意,究竟怎麼回事。

莫非他也是罡勁武者?

葉凡有些不耐煩,說道:

“徐老,送客,我困了,要休息!”

“……”房先生直接無語,居然下逐客令,歎了口氣,轉身離開。

姚老頭看著房先生離開的背影,說道:

“葉前輩,他說的罡勁武者應該就是江鎮傳說中的那位強者了,特意過來邀請,您不應邀,這會不會有多怠慢啊,要是怪罪下來,恐怕不好。”

葉凡喝一口茶,說道:

“我冇有見她的必要,如果她真的想要見我,就會來這裡找我,我來這裡又不是為了她,我還不想引人注目,更不想參與武道世界更多。”

他還想在都市世界裡生活,引來太多武者的關注會打亂他平靜的都市生活,能不見則不見。

他在想如何能在江鎮殺了江英發。

坐下,喝茶,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姚老,我想在江鎮殺了江英發,能有什麼辦法?”

姚老頭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隻能是擂台賽,畢竟江鎮境內,武者不能暴露戰力,一旦發生戰鬥,恐怕要被世俗之人看到,所以除了擂台,武者間的戰鬥是被禁止的。”

葉凡說道:“可他認輸,我就不能殺了他,就像今天那樣,會有丹勁武者乾預。”

姚老頭說道:“武者擂台賽經常會有死亡,造成死亡有兩種原因,第一,一方死不認輸,最終被活活打死,第二,一招斃命,不給對手認輸的機會。你擔心江英發認輸,隻能一招斃命。”

啪!

葉凡打了個響指,恍然大悟,道:

“就這麼辦,今晚我上場,殺了江英發,你通知那個墨老,咱們就不必去荒郊野嶺了,擂台上把他給辦了。”

姚老頭說道:“您不是說不想被人認出來嗎?你一旦上了擂台,會有很多人看到你的真容,到時候你的都市生活不會像現在這麼平靜了。”

葉凡隨意的說道:“彆人看不出來的,我一招解決,馬上撤離,你們都做好準備,我殺了江英發,咱們就離開,不回這裡來了。”

大家繼續聊著。

姚老頭拿出手機,聯絡了墨老,將自己的計劃說出來。

中午,吃飯了。

“吃飯不積極,餓死活該!”

葉凡說了一句,馬上開始風捲殘雲,今夜備戰,得吃好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