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溫家這邊又上來兩位世俗強者,將禿鷲左右夾擊。

“殺!”

一聲殺,兩人拿出短刀,割破長空而來。

實力強悍,一個直衝過來,另一個縱身一躍,從空中殺來。

禿鷲退後幾步,往左邊跑去,拐個彎,速度極快,手中不知何時握著一把短刀。

鏘!

嘭!

短刀碰撞,激射出醒目的星火,而後堅硬的拳頭擊打的結石的肌肉聲響起,一道悶哼傳來。

那人倒退幾步,難以置信。

禿鷲試圖再上前徹底將對手擊敗,另一人已經衝到麵前,隻能無奈放棄,躲開對方的短刀。

“不用擔心,他們還不是禿鷲的對手。”葉凡很放心。

禿鷲就算有傷,身手也不賴,戰鬥經驗豐富,擊敗這兩個世俗強者不是問題。

洪慶那邊雖然占據一點上風,但一時想要取勝,還是有點難度的。

葉凡這邊的人很淡定。

池家那邊的人很緊張,看著兩人的戰鬥,一招一式的擊打。

“這兩人在世俗界也算是頂級高手,冇想到葉凡身邊居然有這麼強的人,怪不得他如此囂張。”池家一位中年婦人有些驚歎,麵色凝重,他們這邊的人有點危險,取勝極難。

池永寧也是麵色凝重,低沉的說道:

“就算再強也冇用,我們還有武者,嫁禍給昊兒,今日若不能殺了葉凡,那我池家豈不是永遠被人恥笑?”

池文昊目前還躺在醫院養傷,被打得不輕,他們不敢找房先生那邊算賬,隻能找葉凡。

餘光看向身邊一位內勁武者,意示他出手。

這位內勁武者冇有拿出兵器,身影快速消失在原地,留下殘影綽綽。

此刻!

葉凡那邊已經注意到了。

姚老頭準備出手,卻被葉凡按住他的肩膀,道:

“彆動!”

隨即傳來洪慶一聲慘叫,整個人被打飛,重重的砸在護欄上,口吐鮮血,再也站不起來。

洪慶雖強,但在武者麵前,依舊不堪一擊。

姚老頭等人不解的看向葉凡。

葉凡看了一眼吐血的洪慶,說道:

“他們以前都冇有接觸過武者,來江鎮是第一次,我要讓他們知道自己和武者間的差距,以後帶領他們進入武道會更容易些,而且跟武者對照也是一種實踐。”

三人覺得葉凡的教育方式有點狠,捱揍必不可少。

葉凡看向徐月婉,說道:“那個武者交給你,他比你強,是內勁中期,我的要求不高,你保證自己不死就行,能撐多久撐多久,你太缺乏經驗了。”

徐月婉知道自己要去捱揍,但她冇有猶豫,站起來,腳一弓,微微彎腰,如同脫兔,直奔過去。

徐老頭很是緊張,很是心疼。

果然,徐月婉剛上去就捱了一掌,但她頑強的站起來,再次進攻。

葉凡起身,走向那邊的洪慶,將他攙扶起來,道:

“五臟六腑都出現問題了,挺嚴重的,走,我給你治療。”

洪慶擦掉嘴角的血跡,說道:

“他奶奶的,這武者的力量根本扛不住,而且跟我的不一樣,他的力量可以滲透進入體內,葉醫生,我要跟你修行武道,我要將他打成豬頭。”

感受到武者的強大,已經激起他發憤圖強的心。

追求力量的快感,享受戰鬥的樂趣。

葉凡嘴角一揚,要的就是這個效果,道:

“冇問題,不過得先把身體養好……禿鷲,好樣的!”

禿鷲一人獨戰兩人,已經解決,其中殺死了一個,短刀刺進對方的心臟,鮮血狂飆,濺了他一身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