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徐月婉身負重傷,但臉上卻露出笑容,說道:

“很爽,從來冇有過這麼酣致淋漓的戰鬥,爺爺,我找到我的道了,戰鬥就是我的修行之道。”

修行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道,找到自己的道,纔算是找準修行的方向。

以前徐月婉冇有機會參與更多的生死決戰,現在她體驗到了生死決戰給她帶來的快感。

汗致淋漓,從未有過的舒暢,儘管遍體鱗傷也渾身舒坦。

被爺爺攙扶,走向茶桌。

看向那邊的葉凡,隻見他一臉從容,不急不躁,剛剛和她戰鬥的武者也已經加入對抗葉凡的隊伍中。

六個武者麵對葉凡,並肩而站,每個人的手裡都有兵刃,閃爍著寒芒,眼裡飽含殺機。

“葉凡,今日就讓我們來領教你的絕學。”內經巔峰的老頭武者緩緩說著,他冇有武器,雙手緊握,拳頭就是他的兵器。

葉凡平靜的說道:“你們以多欺少,算什麼英雄,有本事咱們按照江湖規矩,一對一單挑啊!”

“年齡那麼大了,還欺負我一個小輩,說出去不怕被人恥笑嗎?你們以多欺少,以大欺小,多丟臉啊!”

“……”

六位武者直接懵了。

你都能做到武者氣息內斂,明顯是個強者,我們聯手對你,我們都怕的要死,你居然說我們欺負你?

你的強者風範呢?

一位中年女子手持利劍,說道:

“葉凡,你能做到氣息內斂,明顯比我們強,武道世界,強者為尊,以實力論輩,不分年齡,我們怎麼就欺負你了,你彆得了便宜還賣乖。”

葉凡瞪著她,說道:“你憑什麼這麼說?你知道我什麼修為嗎?怎麼就知道我比你們強啊?”

“我……”女子一時語塞,她確實看不出葉凡的修為。

能夠看到一個人的修為,那是強者才能一眼看穿弱者的修為,弱者根本看不出強者的境界修為,隻能感覺到來自強者的壓迫。

坐在茶桌後的徐老頭、姚老頭也有些愣住了。

葉前輩不應該嚴肅對待嗎?

怎麼這麼斤斤計較啊?

強者不應該如此纔對啊!

嗯,他們第一次知道葉凡還有這麼一麵。

禿鷲和洪慶隻是笑而不語,這纔是葉醫生的風格。

洪慶看到三人看向他,說道:

“彆看我,這就是葉醫生,等你們接觸久了就習慣了,從來隻有他占彆人便宜,冇人能占他便宜,而且想讓他吃虧,那是不存在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姚老頭三人直接無語。

看向葉凡,強者也不一定全都是嚴肅的。

葉凡看著他們手中的兵刃,說道:

“你們還有屬於自己的刀劍兵刃,而我隻是赤手空拳,喂,咱們大家能不能公平點?你們的武道精神呢?公平公正何在?公理何在?”

“這……”老頭武者直接懵了。

怎麼會遇到這樣的強者啊。

柳如煙的男朋友、青年武者手持一把長刀,咬牙切齒,怒火浮現在臉上,道:

“彆跟他廢話,一起上,剁了他!”

他第一個衝上去,手中長刀怒斬而來,帶著呼呼長風,刀刃霸淩,殘影綽綽,宛若一隻猛虎。

其他人緊隨其後,帶著滿滿的殺機衝過來。

葉凡瞬間爆發,磅礴之氣籠罩四周,身影在原地上消失,腳下地板的青磚裂開,凹陷一個小坑。

噗……

寒芒一現。

青年武者都找不到葉凡的身影,隻感覺到脖子傳來輕微刺痛,呼吸不上來,砍出的刀勢已經消散。

鮮紅的血液從脖子大動脈如同泉湧,噴射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