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那種極儘的壓迫感,瀕臨死亡的窒息感越發強烈。

院子不遠處的大樹之上。

這裡站著三個人,兩名手持佩劍的女子和房先生,他們的目光注視著小院子的一切。

他們早就在這兒觀看了正常戰鬥。

“陸前輩,這葉凡什麼修為?”房先生疑惑的問了一句。

漂亮的古裝女子手持佩劍,仙氣飄飄,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他的修為在我之上,至於什麼修為,我也不清楚,但很強,可能和坊主一樣吧,”

房先生和另一名女子頓時驚愕。

坊主便是鎮守整個江鎮的強者,修為極高,鎮守一方,從未有人敢犯事,也是無數人窮極一生都不能達到的高度。

“這麼說這些武者都會死?”

古裝女子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我感覺到了殺意,葉凡已經動了殺心。”

另一位束身女子說道:

“死亡對於武者來說是最平常不過的事,凡踏入武道世界之人必先做好將生死置之度外,冇有死的覺悟,走不了武者之道。他們來找葉凡之前本就是帶著殺心來的,被殺也很正常。”

房先生對武道世界還是有所瞭解的,隻是心中有所擔憂,道:

“葉凡會不會已經猜到是我們透露訊息給池家了?”

古裝女子嘴角微微一揚,道:

“應該已經猜到了。”

“……”房先生不知該說什麼,總感覺自己很危險。

三人持續關注小院的情況。

小院內。

死亡的窒息感瀰漫,籠罩在場所有人。

五位武者神經緊繃,手中利器握在手,開始瘋狂運轉體內靈氣進而抵抗,氣勢逐漸蔓延,必須要抵擋住這該死的壓迫感。

五人聯手,依舊感覺到強烈的壓迫。

“殺!”

五人齊出,主動出擊,掌握主動權,氣勢磅礴,排山倒海般洶湧而來,刀威震震,劍勢驚駭,空氣彷彿都要被斬破。

姚老頭等人坐在茶桌那邊隻感覺到無窮的壓迫,看著五人的強大襲來,他們有些緊張,但看到葉凡一臉從容,渾身爆發出來的死亡壓迫。

他們選擇相信葉凡。

“這五人聯手很強!”徐月婉目不轉睛的盯著,稍微有些緊張。

姚老頭說道:“葉凡還冇出手,一定不會有問題的。”

所有人都瞪大了雙眼盯著,生怕錯過一個小細節。

葉凡的身影動了。

速度極快,原地消失,隻留下一道殘影。

直衝過去,冇有任何花俏的技巧。

衝破刀威劍勢。

呯!

輕輕拍在利劍劍身,一掌拍去,洶湧的力道如山呼海嘯,翻滾奔騰。

長刀怒砍,刀威盛強大勢,卻在一瞬間被瓦解。

持刀之人頓時驚愕。

但也無濟於事,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巨大的拳頭轟殺下來。

“啊……”

“噗……”

嘭嘭……

葉凡的速度快到讓人看不清。

一拳一掌,不斷殺過去,刀威劍勢對他而言毫無威脅。

五個人橫飛向高空。

老頭武者再次騰飛向院子之外的樹上,又一次被掛在樹上,不過這一次,樹枝穿透他的心臟,再也下不來。

葉凡的身影快速移動,腳下一蹬,騰空而起,來到橫飛的一位持劍老婦麵前,一掌拍下。

老婦原本就已經奄奄一息,在這一掌拍下,急劇的砸下去,把地麵砸出一個坑,整個身子骨都斷裂,連慘叫都發不出來。

葉凡的身影又出現在手持彎刀的人身邊。

噗!

銀針封喉,大動脈、氣管都被切斷。

身影又消失……

速度快到難以置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