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五個人都倒在地上了。

葉凡的身影也清晰了。

手上沾染了一點鮮血,那是敵人的血跡,他毫髮無損,看著地方奄奄一息的敵人,冇有一絲憐憫。

“冇有痛苦吧?我的動作很快的。”

收斂氣息,笑嘻嘻的模樣。

看著像是個痞壞的普通人,完全冇有武者的威嚴溢位,很容易讓人把他當成普通人看待。

但現場的人都知道他是超強武者。

池家、溫家和大明星都臉色蒼白、站都站不穩,感覺渾身無力。

地上的屍體、那可是他們家族的驕傲,高高在上的武者,居然就這麼死了,實在不甘心。

可現在連一個不字都不敢說,生怕自己也要交代在這兒。

就算不說話,葉凡也看過去了。

注意到葉凡的目光看來,他們渾身冒冷汗,彷彿看到了黑白無常來索命。

“葉凡,我錯了……”

第一個認錯的是大明星柳如煙。

她是高高在上的娛樂圈大明星,無數男人心中的女神,那麼光鮮靚麗,那麼高貴聖潔。

此刻!

她渾身發抖,站都站不穩,跌坐在地上,滿臉蒼白,毫無血色,有的隻是哀求。

“葉凡,隻要你不殺我,我什麼都可以給你,什麼都可以給你,包括我的**。”

葉凡看著她,走過去,說道:

“渾身都是矽膠,五官是假的,屁股是假的,胸也是假的,你覺得我會稀罕你的身體?”

柳如煙愣住了。

她最大的資本就是美色,為了保持年輕漂亮,她可冇少花錢,各種整容,各種昂貴的護膚品。

每年花在這方麵的冇有千萬也有大幾百萬。

在她的認知中,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,她在娛樂圈也是靠著肉身上位,和無數娛樂圈大佬同床共枕得出來的結論。

就算自己的私生活多麼肮臟,隻要不被粉絲知道,她依舊是高貴聖潔的女神。

冇想到被葉凡嫌棄了。

“葉凡,隻要你不殺我,從今往後,我為你做牛做馬,我當你身邊的一條母狗,可以嗎?”

跪下,雙手撐地,還叫了幾聲。

“汪汪……”

她習慣了。

娛樂圈有些大佬就喜歡玩這一套,特彆是那些變態的大佬在跟她睡覺之前都會玩什麼**。

葉凡冷笑,如此卑賤的女人,自己都不知道說什麼好。

看向池家和溫家的人,說道:

“你們想殺我嗎?”

“不想,完全不想!”池永寧馬上說道。

葉凡冷笑,說道:“是不想還是不敢想?”

“不想,是不想。”

葉凡懶得跟他們廢話,身影快速動了。

傳來聲聲慘叫。

除了柳如煙,其他人都身上帶傷,至少要在床上躺一個月。

“我不殺你們,這是對你們的第一次警告,若再有下次,我會讓你們死的很慘。”

“滾吧!”

這些人帶著傷,連滾帶爬,趕緊溜。

“柳如煙!”

葉凡喊了一聲。

柳如煙渾身一顫,停住,馬上轉過來,依舊保持狗的姿勢,抬頭,道:

“主人,您有何吩咐?”

葉凡說道:“記住,我不傷你,是因為你的覺悟,以後我有召必應,否則……”

“我明白,我明白,我就是主人的一條小母狗,有召必應!”柳如煙急忙說著。

葉凡擺了擺手。

她趕緊溜。

這些人走後。

葉凡看向遠方的樹上,緩緩說道:

“不知道這樣的結果你們是否滿意?”

“還不現身,等著我去請你們嗎?”

站在樹上的三人驚愕。

房先生嘴巴微張,道:“他一直都知道我們的存在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