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鮮血飆射。

江英發難以置信的看著胸口的半截刀刃。

他萬萬冇想到自己會死在自己的刀下,瞪大雙眼,滿滿的不可思議。

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

“你……你……什麼修為?”

這一刻。

他意識到之前的自己是多麼的愚蠢,自己和葉凡的差距有多大。

在自己的氣勢被對方碾壓的那一刻,他感覺到了危機,想要避開,卻已經來不及。

葉凡的速度超過他的反應。

而這一刻。

葉凡又收斂了氣息,如同一個普通人。

嘴角露出冷笑,道:

“我等你師父來找我!”

說完,轉身下去,不再看江英發一眼。

嘭!

江英發倒下了,如同一隻大獅子般轟然倒在擂台上。

台下所有人都驚呆,一瞬間的寂靜無聲。

冇有人會料想到是這麼個結果,剛剛還在為葉凡擔憂。

反轉來得如此之快,以至於大家都還冇反應過來。

葉凡走到墨老等人身邊,墨家兩人都還未反應過來。

“這……這就死了?”

墨老難以置信,他和江英發交過手,知道對手的強大。

而這樣強大的對手在葉凡麵前卻根本不需要一招一式便可誅殺,簡直強大到離譜。

終於!

有一些想要拉攏武者的世俗界大佬朝著葉凡這邊走來。

“快走!”

葉凡加快腳步,離開現場,其他人趕緊跟上。

墨幺看著葉凡的眼神都變了,之前還有點質疑,但這一刻,他對葉凡隻有崇高的敬意和崇拜。

當初看到奶奶被江英發虐,他知道江英發很強,現在看到葉凡不費吹灰之力殺了江英發。

除了有種的敬佩,他還能說什麼。

跟上葉凡的步伐,急忙出去。

葉凡一行人快速離開現場。

“葉凡,你……”文冰冰還冇反應過來。

想要跟著葉凡走,但又想到自己的爸爸還在那邊呢,始終還是冇走。

在二樓觀看的坊主並未說話,很平靜,目光始終看著葉凡的背影。

旁邊的陸瑤愣了一下,道:

“好強!”

看了一眼坊主,發現她平日裡冷清的表情有了一些情緒,高冷的眼神都有幾分柔情。

“坊主,葉凡殺了江英發,我們的計劃……”

坊主回過神來,恢複了往日的冷清,說道:

“我們還有其他誘餌,相對於葉凡,江英發不值一提,以後,關於葉凡的接觸,我親自來,關於他的所有訊息,必須第一時間向我彙報。”

“是!”陸瑤愣了一下。

坊主從未對任何一個人這般重視。

不知道她和葉凡見麵,聊了什麼。

剛纔看到坊主眼神裡有了一絲柔情,不會是鐵樹開花了吧?

但她不敢問,更不敢多說。

葉凡四人快速離開現場。

一起開車離開。

朝著金陵的方向回去。

來到江鎮邊界。

墨老和墨幺離開了,他們有自己的路要走,不過留下了聯絡方式。

葉凡和姚老頭去找禿鷲等人會合。

來到約定地點。

“葉前輩,你們冇事吧?”徐老頭趕緊下車,走過來。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“我能有啥事,走咯,回去吧。”

江鎮屬於江南省最南端,想要去海州,得經過金陵。

葉凡打算回金陵看看。

一路上開車,一直到淩晨五點多,終於到金陵。

大家在金陵休息。

葉凡冇有休息,去找了羅芳華。

“葉醫生,你乾嘛來啊?你的臉上有灰,要不去洗一下?”羅芳華看著他臉上帶著洗不乾淨的灰粉。

葉凡有幾分尷尬,走去洗手間,清洗乾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