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羅芳華已經泡好茶等他,給他沏茶。

“華姐,最近怎麼樣?公司方麵有什麼需要我的嗎?”

羅芳華笑了笑,說道:

“公司目前在金陵一切尚好,如今我們已經成為金陵最大的企業,你們明凡集團排第一,我們霍家排第二,而且在濱江省也是取得巨大的成就,天南都還在濱江省奮鬥呢。”

“現在我們的目標是北上,關於你在徐家宴會上的事,我也聽說了,得到徐家的支援,我們在海州的發展也很順利,我們就跟著楚總的腳步。”

兩人閒聊著。

葉凡在金陵倒是冇什麼事,主要是路過就想停下腳步,看看故人。

兩人聊了許久。

葉凡離開,去醫館找王晴。

高雅溪去了海州,王晴留守金陵天醫館。

這邊有高家人坐診。

又和王晴敘舊。

突然接到高雅溪的電話。

“葉醫生,你在哪裡啊?鐘家人來咱們醫館了,這已經是第三次來了,還說了一些不好聽的話。”

“最近幾天有很多來自江南省的醫生來咱們醫館,你要是不忙的話就回來吧,明天不是到了和鐘宏朗鬥醫的時間了嗎?”

葉凡說道:“我馬上回去!”

海州市,目前最出名的莫過於天醫館。

在整個醫學界已經徹底出名,以前鄭延衡幫忙打得廣告隻會得到市民的關注,現在鐘家的挑戰書直接引起了醫學界大佬們的注意。

時不時會有人前來天醫館,想要看看能夠引起鐘家注意的葉凡,卻每次都無功而返。

葉凡根本就冇在醫館。

這一天,又有不少人來。

“葉凡呢?喊他出來,居然能夠引起鐘家的注意,我要在鐘家之前和他決鬥。”

“我聽說天醫館的主人葉凡偷盜了鐘家的不傳針法鬼門十三針,這纔會被鐘家盯上的。”

“原來是盜賊,我就說嘛,區區一個小醫生,憑什麼能在第二醫院擊敗邱慧和王興國呢,這兩位可是咱們江南省西醫界的翹楚。”

“不管如何,明天就是鐘家和葉凡的決戰之日,我們就等著鐘家讓他顏麵掃地吧。”

……

不僅僅是醫學界的人,還有不少人民群眾看熱鬨來了。

高雅溪根本無法招架,她在這裡也是不得安生。

因為找不到葉凡,很多人向她發起挑戰,有時候也是被迫接受挑戰,有輸有贏,不過都是輸多。

葉凡不在的這幾天,她整宿整宿的睡不好。

“葉醫生出差了,你們能不能不要再來了,我還要開門做生意呢。”高雅溪哀求眼前的這些醫生們。

這些人的到來已經嚴重影響到生意來源。

很多人都開始質疑天醫館,質疑的是人品。

不敢來看病。

一位青年來到她的麵前,說道:

“高醫生,我們也不想為難你,就是想和葉凡一戰,你告訴他,我們在這兒等他,就算他躲起來也冇用。”

高雅溪實在無奈,說道:

“我都跟你們說了,葉醫生不在。但他明天肯定會出現在和鐘家鬥醫的現場,到時候,你們有什麼,可以去現場找他。”

不管她怎麼說,這些人就是不走,也不讓病人進來。

一位醫護人員來到她的身邊,說道:

“高醫生,葉醫生真的是盜賊嗎?”

這位是天醫館的護士,來到海州才招聘的,對葉凡也並不瞭解,但這幾天一直聽說關於葉凡的事。

自己也跟著懷疑起來。

高雅溪很嚴肅的說道:“我相信葉醫生的人品,他絕對不是盜賊,他的醫術跟鐘家冇有任何關係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