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醫護人員也就冇說什麼,但這表情明顯不行。

高雅溪在醫館等候,等待葉凡歸來。

已經是下午了。

圍觀的人越來越多,葉凡遲遲不歸。

整個醫館都在被圍觀,這讓他們很不自然。

“這麼熱鬨呢!”

一道聲音傳來,洪亮且具有穿透力。

葉凡歸來,身邊跟著禿鷲和洪慶兩人。

葉凡氣息收斂,像個普通人,但洪慶和禿鷲兩人的氣勢外放,威嚴震懾,眾人感覺到一股威壓,紛紛退讓。

“他就是葉凡!”

人群中,有人認出他來。

一位青年西醫大步上前,大聲說道:

“你就是葉凡?我要跟你決鬥,我要跟你鬥醫,我要打敗你。”

氣勢洶洶的上前,感受到來自洪慶的威壓,猛然急刹車,有點膽怯,不敢再上前,聲音也變得有些小。

高雅溪急忙走過去迎接,彷彿看到了救星,道:

“葉醫生,你終於回來了。”

看向眼前的眾多挑釁者,道:

“你看看,這些人偏要說你是盜賊,還說要在你和鐘家鬥醫之前挑戰你。”

葉凡回頭一看,醫護人員足足有十幾二十個,個個都趾高氣昂,充滿挑釁的味道。

嘴角微微上揚,冷笑道:

“你要向我挑戰?”

“不錯!”說話的是一位青年男子,充滿自信,聲音洪亮。

“你也要向我挑戰?”

“是的,我要擊敗你,揭開你盜賊的真麵目。”

“你也要挑戰我?”

“撕開你偽裝的麵具,我義不容辭!”

葉凡不想再問了,這些人就是來找事的,他走向裡麵,搬出一把椅子,坐下。

翹起二郎腿,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,目光掃視眼前眾人,說道:

“我不是針對你哈,我想說你們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,馬上給我滾出去,再敢耽誤我做生意,我讓你在醫院過下半輩子。”

一石激起千層浪!

這話一出,馬上引起眾人的激烈反應。

“你……你什麼態度,我們是來挑戰的,你憑什麼趕我們走?”

“葉凡,你是不是怕了?我看你就是盜賊,不敢跟我們挑戰,我們就不走,看你能把我咋滴。”

“無恥葉凡,偷盜鐘家不傳針法,是我們醫學界的敗類,人渣。”

“無恥葉凡,滾出醫學界!”

“……”

這些人直接開罵,越來越難聽。

高雅溪都著急了,但葉凡一點都不急,很從容,很淡定。

“禿鷲,王五不是給你一條惡犬嗎?去拿來。”

禿鷲馬上會意,走出去。

洪慶和禿鷲住在醫館附近,平日裡就在醫館當保鏢,維持秩序。

冇多久。

禿鷲牽著一條五米長、一米多高的惡犬進來,渾身散發著一股怪味,有點臭,但味道已經不那麼濃鬱。

禿鷲不是王五,受不了那麼濃鬱的臭味,經常給惡犬洗澡。

看到惡犬醜陋的外表,咧著嘴,齜著牙,一副凶相,大家都有些害怕,嘴裡的咒罵也稍微停下來。

“禿鷲,關門!”

禿鷲把門關上。

牽著惡犬來到葉凡身邊。

“葉凡,你要乾什麼?難道要放狗咬我們嗎?你承擔得起嗎?”

“無恥葉凡,滾出醫學界!”

“無恥葉凡,難道你要對我們動粗嗎?拿條醜狗來嚇唬我們嗎?我們可不怕,我們都是醫生,對付惡犬也是有一套的。”

醫生對於動物、人類的身體結構、生理等都是有一定瞭解的,他們確實知道解剖狗。

但這可不是普通的狗,讓他們抓住,並放在手術檯上當成標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