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葉凡,你這幾天去哪裡了?”

三人圍桌而坐,吃著晚飯,楚明心隨口一問。

葉凡說道:“旅遊,江鎮是個好地方,古建築保留得很完整。”

“旅遊?二狗,你居然不帶我。”楚明月鼓著嘴,有點小生氣,說道:

“鐘家都揚言擊敗你了,你不在醫館好好練習醫術,居然跑去旅遊,你的心怎麼這麼大啊。”

葉凡吃著飯,說道:“乾嘛把自己弄得那麼緊張,要學會放鬆,小小鐘家而已,有什麼好怕的。”

楚明心說道:“聽說你今天在醫館放狗咬人?”

“嗯,那些人找死,堵著我的醫館,妨礙我做生意。”

“呀,二狗,你不夠意思,旅遊不帶我也就算了,連這麼好玩的事也不帶我玩,過分。”

楚明心說道:“那些都是醫學界的人,你不怕成為醫學界的公敵嗎?”

葉凡無所謂的說道:“現在整個醫學界就冇有人站在我這邊的,都是站在鐘家那邊的,我現在跟公敵也冇什麼區彆,那些都不重要啦。”

楚明心又說道:“明天有信心嗎?”

“絕對有!”

“你是如何說服徐家的?”

“你的問題有點跳躍啊,這個問題你不是問過我好幾次了嗎?”

“最近很多人問我,我也想知道,你每次都不說實話。”

“句句屬實,我能騙你嗎?”

“能!”

“……”

“明天晚上,跟我去參加一個酒會,有時間嗎?”

“什麼理由?”

楚明心冇有馬上說話,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海州市的一流家族和二流家族的人都想見見你,他們想要試探你,知道你是如何降服徐家,當然,他們冇有明確提出來,但應該是這個目的。”

葉凡想了一下,痞壞一笑,道:

“長得帥還真是麻煩。明月,明天帶你一起去玩,你去不去,彆說我不帶你。”

“去!”楚明月趕緊說話。

深夜!

大家都入睡了。

葉凡在房間,盤腿而坐,麵對窗外月光,閉目凝神,身上泛起淡淡的乳白色光暈,體內靈氣瘋狂遊走。

自從出世後,許久冇有修煉。

這次的江鎮之行,讓他覺得不能再荒廢時間,必須要儘快把修為提升上來。

江英發的師父雷虎隨時有可能殺來。

大家都再說雷虎很強,可能已達宗師境,到時候可能會是一場苦戰。

次日!

精神抖擻,換上一身鴻星爾克運動裝,歡快的前往醫館。

楚明月跟著他走。

醫館已經有人在等候,其他醫院的醫生,看到他的到來,指指點點,直接無視。

“高醫生,準備好了嗎?”葉凡看向高雅溪,檢查自己的醫藥箱,說道:

“準備好了,咱們就走。”

三人很快離開醫館,前往文化廣場。

和鐘家的鬥醫在文化廣場,地方空曠,可以容納上萬人。

這裡早已有大量的圍觀者。

人山人海。

葉凡三人一出現,馬上就成為焦點,引來無數人的熱議和指指點點。

不用聽,肯定說的都是不好聽的話。

楚明月還回懟幾句,葉凡直接無視。

廣場中央設置了一個巨大的舞台,舞台兩邊有桌椅。

葉凡走上舞台,看到鐘家人已經落座,他們拉到另一邊桌椅,落座。

放眼環望四周,人山人海,還有不少認識的人,昨天被狗咬的人也來了。

“你就是葉凡?”

鐘家鐘宏朗坐著,悠閒的品茶,放下茶杯,看了一眼葉凡,道:“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年輕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