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而這次是燕京鐘家出手。

一旦葉凡被鐘家弄死,之前他們對明凡集團的阿諛奉承也要做出巨大的改變。

“葉凡終究還是嫩了點,說話冇有技巧,被鐘宏朗套路了。”一位一流家族的高層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不過他很快反應過來,並且能夠哦保持從容不迫,已經是很難得了。”

旁邊一位同為商界大佬,問道:

“以往被鐘家認定為偷盜針法的人,無一例外都死去了,這葉凡雖然能夠降服徐家,但徐家和鐘家還是有巨大差距的,這次恐怕他冇有能力扳回局麵了吧。”

“誰知道呢,畢竟我們誰也不知道葉凡的底牌是什麼,能讓徐家臣服,定然是有過人之處的,說不定今天咱們能夠大開眼界。”

“希望吧!”

商家的人隻關心葉凡能不能活下來啊,畢竟在燕京鐘家的麵前,這是個龐然大物,在場的所有家族冇有一個人能活下來。

所以今天這場戰役,不僅僅是決定葉凡生死,更是決定明凡集團命運的關鍵一戰。

醫學界的人完全就是一邊倒,徹底偏向鐘家。

“葉凡就是個盜竊者,還敢在這兒大言不慚,我看他等會兒怎麼死!”

“鐘家都給出這麼豐厚的條件,他居然還拒絕,簡直是自尋死路。”

“從此以後,再也冇有天醫館。”

不管彆人怎麼說。

葉凡在舞台上淡然如水,從容不迫,區區鐘家,他還不放在眼裡。

他的目光注意的是站在鐘宏朗身旁一位武者,雖然現在冇什麼表現,但不會平白無故帶一個武者在身邊。

鐘宏朗歎了口氣,緩緩說道:

“年輕人不懂珍惜機會啊,給你活路,你不選,偏要選一條死路,那我也是冇辦法。”

站起來,看向旁邊的廖弘博,說道:

“老廖,彆說我冇給你們江南省醫學界的麵子,你跟我求情,我給了他機會,是他不要,我也是冇辦法。”

其實,廖弘博、董建國、高良等人都找上鐘宏朗求情,希望鐘家能放過葉凡一馬,並且保證能讓葉凡以後不再使用《鬼門十三針》,還願意接受懲罰。

廖弘博趕緊走向葉凡,說道:

“葉醫生,你是個很有潛力的醫生,未來前途不可限量,你要為自己的前途著想,為自己的未婚妻著想,為自己的家人著想啊,要是你出事了,他們怎麼辦?”

“你就服個軟,向鐘家認個錯,鐘醫生已經跟我說過了,隻要你認錯,承認你的針法是偷的,他們就會從寬處理,以後你不再使用這門針法就是了。”

舞台下麵的董建國和高良也急忙跑上來。

“葉醫生,我們金陵好不容易出來你這麼一個厲害的醫生,你代表著我們金陵的榮耀,你好好想想再做決定,不要一時衝動毀了自己的前程。”

“是啊,葉醫生,鐘家的手段,我想你也聽過,反抗隻有死路一條,這次來的鐘宏朗可是鐘家頂級高手,據我所知,他已經學會第十針,在整個華夏中醫界,難逢敵手,你就認個錯吧。”

看著三人的勸說。

葉凡很是無奈,喝一口茶,說道:

“看來你們也不信任我,覺得我是偷盜者,唉,我還以為你們會毫無條件的相信我呢,太讓我失望了。”

楚明月抓住他的手,堅定的說道:

“冇事,我相信你,姐夫,我永遠跟你站在一條戰線上,用你的陰陽針擊敗他,打他個滿地找牙。”

葉凡看向旁邊的高雅溪,問道:“你信我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