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很隨意的說道:“你家選擇地址是冇錯,建造也很符合風水方位,就是有人在其中動了手腳,你家彆墅傷口懸著一把劍,利劍懸頂,殺氣瀰漫,會逐漸侵蝕長期呆在裡麵的人,特彆是睡覺的時候,人體處於完全放鬆的狀態。”

“你是不是常常做噩夢?”

楚明心聽著他的話,不斷思索,臉色出現溫怒,說道:

“我猜到了幾個人。”

拿起手機,撥通電話。

冇一會兒,一個女孩走進來。

“小紅,你幫我調查個人, 我晚點給你把資料發過去,你暫時把工作交接給其他人,專門負責這件事,越快越好。”

小紅點頭,道:“是,楚總!”

楚明心看向葉凡,猶豫了一會兒,誠摯說道:“謝謝,你救我一命,有機會,我會還你一命。”

葉凡輕輕擺手,道:

“嗨,你是我老婆,保護你是我的職責,說什麼還不還的,多生分啊。”

拿出一個三角符,左手伸過去,拿起她的右手,柔軟,絲滑,舒服,把三角符放在她的手心,隨後兩隻手趕緊離開。

不能讓她看出來自己是故意的。

“你印堂的黑氣中依舊滲透著殷紅,你還會出事,我再給你一個平安符。”

“還會出事?”楚明心愣了一下,道:“你會看相?”

葉凡嘿嘿一笑,道:“略懂,略懂。”

楚明心說道:“既然你能看出我家的風水問題,那你一定有辦法解決的,對嗎?”

葉凡一臉驕傲的說道:“那是必須的,不過改變風水,對人體有一定傷害,還有可能會產生後遺症,其實我是不願意去碰,我師父也說過,儘量彆碰風水,天地自由規律,不可強行更改,我救你一命,已是逆天之行。”

這些話都是他臨時胡說的。

根本不會有什麼後遺症,這個風水問題是人為的,自然也可以隨時破壞。

但要裝出很為難,自己很辛苦,要付出代價。

不能太輕易答應,否則楚明心會覺得自己太容易,不會太感激。

他要創造更多和老婆接近的機會,最好是能夠獨處。

感情嘛。

日久生情,不常見,怎麼能產生感情呢。

機會是靠自己創造的。

果然,楚明心表情凝重了,她不懂風水,也聽過有些風水、天機之類的會讓人折壽,猶豫了好一會兒,說道:

“葉凡,我冇見過你師父袁天師,但我聽我爸說,袁天師名震華夏,是個真正的大師,不知道你能不能幫我引薦一下?”

“……”

葉凡瞬間懵了。

我說那麼多副作用,隻是想讓你求求我,讓我有機會更多接近你。

你居然要找我師父。

你這……不按套路出牌啊!

“我師父不是想見就能見的,而且他老人家最近外出了。”

楚明心還是不死心,問道:“他什麼時候回來?”

“這個嘛,估計一年半載是不會回來了。”葉凡必須要馬不停蹄的回答,不能讓她看出破綻,道:

“你家的風水問題,需要儘快解除,等不了我師父。”

楚明心看著他的表情,似乎已經看出了點什麼,問道:

“你師父現在身在何處,你帶我去找他。”

“不知道!”

葉凡無語。

我都說了,我能解,你咋就不找我呢。

楚明心也算看出來了,他是不會帶自己去找袁天師的,說道:

“說吧,你來破解,你想要什麼條件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