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葉凡,你很有勇氣,但你選錯了對手。”鐘宏朗冷哼一聲,開始檢查病人的情況,信心十足。

葉凡滿不在乎,也在檢查病人的情況,道:

“這句話我也想送給你,你們鐘家將古人針法說成自己家的不傳針法,還真是貪得無厭。”

鐘宏朗冷哼一聲,說道:

“整個華夏都知道,天下隻有我鐘家纔會這門針法,再也冇有第二家。”

“嗬嗬!”葉凡冷笑,並未說話。

他又說道:“我聽說你還會陰陽九針?”

葉凡看了他一眼,看到他眼中的貪婪,說道:

“怎麼?你也想要?”

鐘宏朗笑了笑,說道:

“技多不壓身,古針法都是經過千年歲月的洗滌,能流傳下來的都是經典,無論是《鬼門十三針》還是《陰陽九針》都是世間罕有。”

“不如這樣,若是我贏了你,你把你的兩門古針法原封不動的給我,我若輸了,我給你《鬼門十三針》,如何?”

葉凡冷笑,說道:“你的如意算盤還真是精啊,《鬼門十三針》我本來就有,再要你們鐘家的做什麼,這對我不公平。”

鐘宏朗眉頭一挑,道:“那你想要什麼?”

葉凡說道:“你身上也冇什麼值錢的東西,我想想哈。”

思索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我要你的醫途,你最值錢的也就這兒了。”

“醫途?怎麼要?”

“跪下承諾,以後不再使用醫術,在華夏醫學官網上發公告,宣告全國。”

鐘宏朗聽了之後,眉頭一皺,這招夠狠的。

公告一旦發出,自己的醫途可就真的徹底毀了。

毀的不僅僅是他,還會影響到整個鐘家的威信。

思索了一會兒。

用自己的醫途來賭兩門古針法,犧牲自己,成就整個鐘家。

有何不可!

“好,我答應你!”

葉凡嘴角一揚,看向下方眾人,把剛纔的賭約大聲說出來。

馬上引起下麵的人一片嘩然。

“什麼?葉凡擁有兩門古針法?這……”

“如果葉凡擁有兩門古針法,那他還有必要偷學鐘家的針法嗎?”

“這不重要,重要的事鐘宏朗一旦輸了,他的前途就毀了,他可是華夏赫赫有名的中醫大佬。”

“鐘宏朗不可能輸的,他一生救人無數,赫赫戰功都是拚殺出來的,不可能輸給一個年輕的小子。”

“……”

不管怎麼說!

這將會是一場精彩的鬥醫。

關係到鐘家的名聲和鐘宏朗的前途。

鐘宏朗看了一眼男患者,說道:

“我選擇他!”

葉凡說道:“那我隻能選她了。”

病人分開。

各自為營,有治療區。

高雅溪來到葉凡身邊打下手,一切聽從安排。

“高醫生,我今天就給你展示鬼門十三針的奧義,你要認真感受,能學到多少就看你的悟性了。”

高雅溪有些激動地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好的,需要我做什麼,您儘管吩咐。”

高良也走過來,說道:“葉醫生,我也給你打下手。”

“好!”

很多醫生紛紛上前,湊得近些,想要感受傳說中的《鬼門十三針》的威力,特彆是中醫生們。

這對於他們來說是千載難逢的機會。

甚至有些醫生是從省外聞訊趕來的,隻為一睹這精彩的鬥醫。

葉凡不慌不忙,雙手合十,捂住五枚銀針,說道:

“鬼門十三針對於性彆的施針是有一定差異的。我教你施鍼口訣,你要聽仔細了……”

“百邪癲狂所為病,針有十三穴須認,凡針之體先鬼宮,次針鬼信無不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