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過是百年中醫世家,這針法極為老練,每一針都極穩。”

“……”

很多人都在稱讚,不停的點頭、豎起大拇指。

這些話說的鐘宏朗非常開心,嘴角微微一揚,並未言語。

儘管已經習慣了彆人的阿諛奉承,但每次聽到都會很開心。

就在這時!

一位三十多歲的中醫青年說道:

“鐘醫生的針法雖然有古意,但很淡,跟葉凡的相比,遠遠不及。葉凡的古針法散發出來的古意,即使一米開外都能感受到,而且葉凡還在公開教學,我都學會了一點點。”

這話一出。

本來圍觀鐘宏朗的人都愣住了。

“你說葉凡的古意比這還濃鬱?”

“你說葉凡在公開教學古針法?”

“走,去葉凡那邊看看,我也想學習學習……”

一時間,大部分人都離開了,前往葉凡那邊觀看,學習。

鐘宏朗頓時就很不爽,看向葉凡那邊的方向,越來越多的人聚集過去,基本都是從他這邊離開的。

冇有了眾星捧月的感覺,還真是不爽。

“成震,葉凡那邊什麼情況?他在公開教學?”

鐘成震氣憤的說道:“是的,三叔,那葉凡是要把《鬼門十三針》傳授給在場的人,你說,要是其他人都學會了這門針法,以後咱們鐘家就不是唯一了。”

鐘宏朗也是愣住了,冷哼一聲,道:

“這門針法不是想學就能學會的,不過葉凡這樣散佈,就算彆人學不會,也會臨摹,對我們鐘家造成的影響也不小,總之,這次鬥醫,絕對不能失敗,殺雞儆猴,就算他們學了,也不敢拿出來用。”

鐘成震欲言又止,想要說什麼。

“要說什麼,趕緊說,彆支支吾吾的。”

他開口說道:“三叔,葉凡的針法,很玄乎,散發出來的古意很濃鬱,很古樸,跟您的有點不一樣……”

鐘宏朗眉頭一皺,看了一眼麵前的病人,撚動銀針,穩住病人的病情,隨即走向葉凡的方向。

擠進人群。

還未到病人麵前,已經感覺到古意在瀰漫,越靠近,越濃鬱。

擠到最前麵,彷彿沐浴在古老的氣息裡。

定睛看葉凡的針法,頓時大驚。

標準,沉穩、老練,絲毫不像是個生手。

特彆是感受到病人的體內其留意被銀針引動,正在不斷好轉,目光隨著銀針的方位移動。

當他看到最後一針時,頓時大驚,道:

“第十三針鬼封……你真的會十三針?”

難以置信。

連他都隻是學會了前麵十針而已。

目前整個鐘家已經冇有人會第十三針鬼封,這一針極難,也是最為玄妙的一針。

葉凡卻很淡然,說道:

“你不會的,不代表我不會,我們本就不是一個級彆,你硬要自取其辱,我也是冇辦法。”

“你不救治你的病人,你來這兒做什麼?放任自己的病人不管,這是對病人的不負責任,也是違背醫德的行為。”

鐘宏朗難以置信,連連後退幾步,臉色都變得蒼白,道:

“不……不可能的,你年紀輕輕怎麼可能學會第十三針……”

“我窮極一生都在追求的第十三針,你居然會……而且為什麼你的古意這麼濃鬱?為什麼?”

葉凡很不客氣的說道:

“實在不好意思,我擁有的是鬼門十三針的完整版,而且是最原始的版本,跟你們鐘家不同。”

鐘宏朗再次震驚了,道:

“你真的擁有完整版?”

之前鐘成震給他說過葉凡可能擁有完整版,但那隻是猜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