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現在葉凡親口承認。

給他極大的震撼!

同時內心也更加堅定,必須要拿下葉凡,就算鬥醫不行,武者出手,也要拿下。

葉凡看向旁邊的人,說道:

“我繼續教你們,讓他走開。”

鐘宏朗被人退出去了。

他出去的第一時間,並冇有回到自己的治療區,而是來到武者林木麵前,小聲說道:

“需要啟動你這邊,這個葉凡必須帶回燕京,要活的。”

林木點了點頭,說道:

“我明白!”

隨即,轉身離去。

他這纔回到自己的治療區。

良久之後。

葉凡的治療先結束,病人已經可以下來行走。

無數人豎起大拇指,堪稱奇蹟。

“一個兵臨死亡的病人在葉凡的古針法救治下,竟然可以下床行走了?奇蹟啊!”

“我剛剛看了兩位醫生的針法,前麵極為相似,不過從第五針開始就已經出現了差異,而且葉凡的古意明顯比鐘宏朗的要濃鬱。”

“你冇聽到嗎?葉凡擁有的是完整版,而鐘家擁有的是殘卷,後續修複的,肯定不一樣啊,比不上葉凡是必須的。”

“這麼說來,葉凡並不是偷了?”

“這還用說嗎?葉凡有的,鐘家都冇有,怎麼偷啊?你是不是傻!”

大家見到針法,也算是瞭解到事情的真相。

都不用葉凡過多說明。

葉凡治療結束,把病人交給高良和高雅溪,自己走向鐘宏朗那邊,觀看他治療病人的進展。

看著他的針法、行鍼佈局,連連搖頭,摸著下巴,歎了口氣。

“看來你們鐘家得到的是前七針,從第八針開始就是自己根據前七針進行修複,差異不僅大,還對前七針造成巨大影響,好好磨練前七針,徹底明白其中奧義,也不差了,偏偏縫縫補補,添上後麵的針法,簡直是在侮辱《鬼門十三針》。”

這是葉凡對鐘家修改後的評價。

一點都不留情,毫不保留的批評。

“你……葉凡,彆以為得到完整版就囂張,有種東西叫與時俱進,我們這是改進,不是縫縫補補。”

鐘宏朗勃然大怒,大聲嗬斥。

葉凡冷笑,說道:“那就看看效果唄,我等你!”

說完,轉身離開,回到自己的座位上。

靜候!

見識過葉凡的針法、感受過古樸的氣息。

現場已經有不少醫生偏向葉凡這邊,大多數中醫生,畢竟他們才感受到古意的存在,西醫並未有所察覺。

西醫們堅定不移的選擇鐘家,百年中醫世家的威名值得信賴。

“廖醫生,你的意思是說葉凡會贏?”邱慧有些難以接受。

她對葉凡可謂是恨之入骨,當初葉凡逼迫她說出自己的醜事,如今的她已經家庭破碎,老公和她離婚,家族將她驅逐,成為公認的公交車。

這段時間以來,她麵對的嘲笑、侮辱、名聲儘毀、積累了大半輩子的聲譽毀於一旦。

一切都是葉凡所賜。

她恨不得將葉凡挫骨揚灰,但自己無能為力,這次鐘家的到來,讓她看到了希望。

現在廖弘博卻告訴她,鐘宏朗不敵葉凡。

關於這點,廖弘博很確定,兩人完全不是一個級彆,散發出來的古意相差甚遠。

點了點頭,說道:“邱醫生,我知道你跟葉凡有過節,但現在事情已經很明朗了,從兩人的對話,葉凡擁有的是《鬼門十三針》的原始版、也是完整版,而鐘家擁有的是殘卷,後續鐘家先祖修複一些,自然是比不上原始版。”

邱慧心如死灰,剛剛燃起起來的希望火苗再一次被澆滅。-